動漫

宮崎駿父子聯手動畫電影《阿雅與魔女》勇闖戛納,淺談這對父子的愛恨情仇

近日,一份入圍了戛納2020的電影名單被羅列了出來。在2020這個特殊的年份,電影業的發展毋庸置疑是十分艱難的。這一份名單的導演行列中,日本動畫電影《阿雅與魔女》導演宮崎吾朗的名字赫然在上。

《阿雅與魔女》動畫電影海報

《阿雅與魔女》動畫電影海報

「宮崎」這兩個字在日本乃至於全球動畫導演行列中都是令人振聾發聵的殿堂級存在,而這部入圍了戛納電影的作品《阿雅與魔女》的導演宮崎吾朗,正是日本動畫電影導演、同時也是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兒子。

這一次《阿雅與魔女》的誕生依舊由吉卜力擔任製作,然而令人驚喜的是策劃人員名單中有宮崎駿老爺子的名字。為什麼要說令人驚喜?因為了解這一家子的都知道,老爺子和兒子吾朗這麼多年以來的關係一直是囂張跋扈的微妙。

有許多人認為,吾朗子承父業,哪怕是有他爸宮崎駿一手指頭的才華,也足以在動畫業打出一片天下了。可事實卻是宮崎駿在起初激烈反對兒子吾朗進入動畫界,更是直言吾朗作為一名導演毫無天分——

「導演是這麼好乾的嗎?你做好覺悟了嗎?」
「門外漢也畫得了分鏡?」

不僅如此,在監工吾朗作為導演的作品《來自虞美人之坡》期間,在紀錄片《父與子300的鬥爭》中鏡頭前的宮崎駿更是毫不遮掩地表達了自己對兒子幹這一行的嫌棄:「這些沒有靈氣的畫,畫出來也是白搭。」

到底是否宮崎吾朗的作品真的如他父親所說的那樣不值一提呢?這要從吾朗的童年和夢想說起。

在吾朗上小學以前,事業上還沒有取得如今這樣輝煌成就的宮崎駿更像是一名普通的父親。他也像這世界上無數普通的父親那樣寵愛自己的兒子,甚至還向友人打趣表示自己畫師的身份似乎就是為了陪兒子吾朗畫畫而存在的。

而最能體現宮崎駿對兒子的愛的,無非就是他為吾朗製作了兩部動畫作品,後來《懸崖上的金魚姬》的男主角宗介更是以兒子為參照繪製的。

或許是因為宮崎駿在事業上太過拼搏,正在成長中的兒子宮崎吾朗哪怕心中存有想要做一名動畫導演的夢想,最終也因為與父親的聚少離多和種種隔閡埋在了心裡。

在他看來,如果想要真正擺脫父親宮崎駿的光環,最好的辦法就是從事一份與動畫事業毫無關係的工作。就這樣,畢業後的吾朗成為了一名建築設計師。

事情的轉折點發生在吾朗31歲時,吉卜力的元老級人物,宮崎駿的老搭檔,日本著名電影製作人鈴木敏夫拜託宮崎吾朗做吉卜力博物館的設計師時,發現了吾朗的創造力和想像力上非同一般。

就這樣,在鈴木的建議下,本就有一個導演夢的宮崎吾朗接下了《地海戰記》,以一個「門外漢」的身份開始接觸並艱難製作分鏡等工作。

之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正如宮崎駿去看《地海戰記》試映時中途退出,一邊抽煙一邊沉重地說出的那句:「好像已經坐了三個小時」一樣,這部影片中不僅處處都有宮崎駿的影子,同時還將原著小說改編得一塌糊塗,用小說作者娥蘇拉•勒瑰恩的話來說:「這是他的作品,不是我的作品。」

宮崎駿的心中又沉又痛。

沉,是宮崎駿知道目前以吾朗的水準是不足以製作出與他拼搏熱情相匹配的好電影的。痛的是,當他在吾朗的電影里找到自己的影子時,他發現了這個總是對自己別彆扭扭、避而不見的兒子,原來從小到大都對自己從未磨滅過崇拜與愛意。

《來自虞美人之坡》的製作過程分外艱難,宮崎駿似乎也開始有了愛護兒子的心理,雖然表面上依舊毫不客氣的指出畫師作畫的問題,卻也學會了給疲勞的兒子往手心裡倒幾顆巧克力,轉過頭彆扭又傲嬌地對鏡頭說:「拍什麼拍。」

毫無疑問,宮崎駿是愛兒子的。甚至他那些看起來過於嚴苛的批評,都來自於他對吾朗過高的期望和恨鐵不成鋼。

《來自虞美人之坡》主人公小海的角色誕生經歷了千辛萬苦,過分刻畫小海性格里的陰暗面的吾朗,似乎將自己抑鬱的心境也加入了角色中,導致最終小海的形象過分低沉,讓人感受不到青春的活力。

宮崎駿一眼便發現了問題的癥結所在,他拖老友鈴木給吾朗送了自己畫的一幅畫。畫里的小海背著書包走在一座橋上,儘管沒有跑,身體卻還是奮力地前傾著,一個積極少女的形象躍然紙上。

父親的這副畫簡直就是四兩撥千斤的神來之筆,吾朗登時茅塞頓開,立刻找到了靈感和思路。

在這邊聽說自己的想法被採納的宮崎駿也很高興,不過是傲嬌地高興。他有些興奮地拉過老友鈴木,讓他以鈴木的口吻向兒子傳達他對電影畫面的改動想法。

鈴木對於這對鬧彆扭的小學生一樣的父子露出了無可奈何的笑容,但或許這就是宮崎駿與宮崎吾朗之間難以言說的父與子之情。

經歷了東日本大地震等各種挫折,在宮崎駿的堅持下《來自虞美人之坡》還是如約上映了。宮崎駿所具有的匠人精神,以及他的一些接近於不合情理的堅持,成為了如今動畫界難以超越的榜樣。

在監製《來自虞美人之坡》時,彼時69歲的宮崎駿還在製作吉卜力博物館的短片電影。可以說宮崎駿這一輩子都在為動畫事業盡心儘力。

宮崎駿評價兒子宮崎吾朗的第一部作品時,曾經說:「他誠實地把這部電影做出來了。」

在宮崎駿看來,現在越來越多的電腦動畫技術就像是「病毒」,手繪的逐漸消失讓他感嘆:「人類失去了自信。」

當其他人感嘆機器的強大並認為用機器可以做出超越前人作品的時候,宮崎老師卻感嘆人類連「創造」藝術都想放棄交給機器來做。

不論宮崎駿的退休言論還要重複多少次,毫無疑問的是他已經逐漸老去。而不管如何被父親批評指導,宮崎吾朗都是宮崎駿當一不二的繼承人。

在製作分鏡時,因為過分專註,宮崎吾朗常常咬緊牙關,這導致他的後牙磨損十分嚴重,以至於最後結束了工作以後不得不把牙拔掉。吾朗這份拚命的勁頭,也像極了當年的宮崎駿。

如今宮崎駿父子二人再度聯手的動畫電影作品《阿雅與魔女》即將在今年冬天問世,小編卻覺得不應該對吾朗抱有悲觀的態度。

人總歸要成長,只要肯努力,肯吃苦,相信吾朗也終將會成長為一名與他父親一樣堅韌不拔、具有匠人精神的好導演。

正如宮崎駿動漫里的每個人物那樣,即便傷痕滿身,最終也都能逆風翱翔。

分享這篇文章

《帝都聖杯奇譚 Fate/type Redline》漫畫真厲害!發售PV質量很高,期待動畫化!

上一篇

《攻殼機動隊SAC》動漫人物草薙素子從「母猩猩」到「娃娃臉」的進階演變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