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邪教、朋克、自殺秀,伊娃格林最難懂的驚悚電影《永恆之門》

如果評選世上「最難懂電影」,今天小編要推薦的這部驚悚電影絕對可以佔據一席之地。說實話,要不是有「女神」伊娃格林的絕美表演,小編險些在前30分鐘就砸掉了電腦……。所幸,伊娃格林的魅力實在難以抵抗,讓小編靜下心來堅持到最後,方才領略到這部驚悚片的曼妙之處。

伊娃格林驚悚電影《永恆之門》 | Franklyn (大陸譯名:富蘭克林)

伊娃格林驚悚電影《永恆之門》海報

伊娃格林驚悚電影《永恆之門》海報

貫穿整部電影的主軸故事,發生在一座虛構的蒸汽朋克城市——

其時城(Meanwhile City)。

這裡不知為何對宗教極端狂熱,當局頒下鐵律,每一個居民都必須擁有自己的信仰。因此,城裡塞滿了大大小小的教堂與寺廟,街道上也隨處可見奇裝異服的信徒傳教士。其時城可以包容五花八門的教會,但唯獨沒有無神論者的容身之地。

在政府多年的圍剿下,偌大的城市就只剩下最後一名真正的「自由」之人:約翰(瑞恩·菲利普)。

約翰終日戴著頭套的他,真實身份是賞金獵人。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的同時,與當局稽查隊鬥智斗勇,約翰的生活可謂是名副其實的刀尖舔血。4年之前,他接到任務,要保護一名11歲少女的安全,但由於情報慢了半拍,少女最終死在邪教領袖「異己」的手裡。約翰倍感憤怒與自責,轉而把目標改為殺死「異己」替少女報仇雪恨。

怎料線人「盲蛇」早已被當局收買,他的行動尚未開始,便遭遇大批稽查隊圍攻。約翰寡不敵眾,苦戰之後被扔進了監獄,他本以為自己會在狹小黑暗的牢房裡腐爛一輩子,可沒想到4年時間過去,當局竟意外把約翰「請」去了最高長官的辦公室。

原來,這段時間邪教不斷壯大,終於為當局所不能容忍。長官希望借約翰之手除掉他們的領袖「異己」,酬勞則是讓他重獲自由。約翰假意接受當局的所有條件,卻在安裝定位儀時,打翻醫生和稽查隊,瀟灑的逃出生天。「異己」的確必須死,但一切得按照他自己的方式來。

約翰找到當年背叛的線人「盲蛇」,毒打之後讓他給「異己」傳遞一條信息;再取出私下偷藏的重型武器,這一次的任務,約翰志在必得。

其時城的故事告一段落,視角回到現實中陰雨連綿的倫敦。在這裡,三個看似毫不相關的故事正並行上演。

  • 第一個故事的主角,是「女神」伊娃格林飾演的藝術系學生艾米莉亞。

年幼時,母親莫名帶著她離開父親,並與之徹底斷絕了關係。艾米對父親的思念,逐漸被憤怒所取代。她與母親的關係日益惡化,性格也變得越來越扭曲。比如,艾米的畢業設計本來是跟拍不同的陌生人,最後組成一部影集。可僅僅因為某個男人發現了她的偷拍,艾米便全盤否認掉自己的創作,轉而把主題改為了自殺。

不過,艾米也並非是真的想要輕生。自殺前,她會計算好時間打電話報警,確保自己能被及時救活。然後一遍又一遍錄下千奇百怪的瀕死影像,以此來追求所謂最純粹的「藝術」……。可幾次之後,不僅大學導師對艾米的「創作」嗤之以鼻,就連她的母親,也不再關心這個瘋女兒的死活。這時,艾米方才悲哀的發現,她追求的其實並非藝術,而是母親的關注罷了。

當年,母親為了不傷害年幼的女兒,刻意淡化父親離去的事實,希望艾米能忘卻短暫的傷痛,抬頭向前看。沒想到卻適得其反,讓她產生了自己無足輕重的偏執。所以,激怒母親、虐待自己都無法化解多年來的心結。唯有真正做到坦然接受了,才能看清未來的道路——無論是藝術、或者人生。

  • 第二個故事的主角,是倒霉的年輕人麥洛(薩姆·賴利)。

大婚在即,未婚妻卻狠心離他而去,比經濟損失更難以承受的,是內心那道深深的傷疤。麥洛失意的遊盪於倫敦街頭時,注意到有一個熟悉的身影經常出現在自己周遭。

他誤以為,這名美麗的女子是多年不見的兒時舊友莎莉,便開始在城裡四處尋找她的蹤跡。但實際上嘛,那不過是正在完成作業的艾米(第一個故事伊娃格林飾演的主角)而已。還記得發現艾米偷拍的陌生男人嗎?沒錯,他正是麥洛本尊。可奇怪的是,連續幾天跟蹤下來,還真就讓麥洛找著了夢寐以求的莎莉。

雖然有20多年未曾見面,但他們卻彷彿從未分開過。身為老師的莎莉,為了麥洛提前放學。兩人沿著林蔭大道漫步,不僅相聊甚歡,臨別前還約好周五共進晚餐。重新尋回兒時的白月光,麥洛的心情逐漸好轉,開始直面婚禮取消後的諸多瑣事。當然,他也有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正在擔心自己的母親,沒想到老母親聽到「莎莉」的名字,眼神中竟泛起一絲異樣。母親猶豫再三,最後不得不告訴兒子一個埋藏已久的秘密——莎莉根本就不存在!

原來,麥洛年幼喪父。為了緩解內心的痛苦,幻想中的朋友莎莉應運而生。正是有了莎莉的「陪伴」,才讓他安然度過那段艱難時期。等到麥洛從喪父的陰霾中恢復時,莎莉自然也就煙消雲散了。現在她再度現身,無疑說明婚事告吹讓麥洛又一次跌入痛苦的深淵……

那本形單影隻的童年「合影」集,便是最好證明。聽著母親的敘述,看著無法辯駁的證據,麥洛難免對自己腦海中的「莎莉」產生疑惑。不過,即便希望渺茫,他還是決定要赴那場20年後的晚餐之約。

  • 第三個故事的主角,是一位悲傷的父親。

4年前,他年僅11歲的小女兒在家門口被歹徒殺害。兒子大衛剛從伊拉克戰場回來,無法接受妹妹離去的事實,逐漸陷入仇恨的瘋狂泥淖。由於大衛身上的反社會印記越來越顯著,軍方不得已把他收容進了退伍軍人療養院。

而現在,大衛利用體檢的機會,打傷警員和醫護逃出了病房。其中一名警員性命垂危,軍方高層認為此時的大衛極度危險,迫切希望能早日把他捉拿歸案。

(正是「其時城」中的那位高層)

老父親心力交瘁,惟願在軍方之前找到自己的兒子,儘可能消減他身上背負的罪孽。根據僅有的線索,父親找到大衛在尋人中心工作的老戰友。對方告訴他,大衛幾年前確實來找過自己,不停追問一些「少女怎麼死的」、「兇手在哪裡」之類的奇怪問題。戰友看大衛神志不清,只好打電話通知警察,這便是他被抓進療養院的起因。

(正是「其時城」中的那位線人)

沒想到的是,幾天之前大衛竟然又出現在這裡。不僅毫無來由的痛扁了戰友一頓,臨別前還神秘兮兮的塞給他一張字條,說是要把字條交給來此處找他的人。字條上總共只有一個單詞——「Franklyn」。

根據戰友的說法,這是一處公寓的名稱。老父親別無選擇,只能獨自前往,看看到底會發生些什麼。

最後一個故事講完,氤氳在整部電影上方的霧氣終於慢慢散去——「其時城」的原文Meanwhile,直譯就是「與此同時」的意思。它實際上是大衛在極端痛苦中創造出的幻想世界。

妹妹在自家門口遇害,身為軍人的大衛卻無能為力。更難以接受的是,篤信宗教的父親竟認為這是「上帝的旨意」。大衛的仇恨漸漸產生偏移,認為所有痛苦都是父親和宗教所致,於是宗教狂熱的「其時城」應運而生,大衛化身蒙面俠客約翰,他的父親則成了邪教領袖「異己」……

兩座城市之間的橋樑打通,四個故事隨即匯於一處。父親如約來到富蘭克林公寓,滿心忐忑按下門鈴。可另一頭應門的,卻是不再自殺的藝術系學生艾米。一頭霧水的她,表示從沒聽說過大衛這號人物。父親只好悻悻掛斷電話,不死心的跑去街對面餐廳繼續等待。

這裡恰好也是麥洛和幻想朋友「莎莉」約會的地方。陰鬱的年輕人此時已經坐在窗邊,對著空氣自說自話。

另一邊,全副武裝的約翰(大衛)開始了自己的終極行動。他離開「安全屋」,急促的敲開樓下住戶的房門。

喜聞樂見的是,前來開門的正是剛和他父親有過對話的艾米。出現在艾米面前的,當然就是一副尋常模樣的大衛了。得知父親就等在對面餐廳,大衛破門而入,打算從艾米的窗戶將其射殺。

而這,便是「約翰」大費周章引來「異己」的根本目的。在艾米的全力阻撓下,大衛仍然扣下了扳機,不過子彈並沒有擊中父親,而是誤傷了突然站起來的麥洛。大衛本想繼續射擊,可看著同樣沒有信仰且不懼生死的艾米,以及父親那蒼老、無助的雙眼,他終於幡然醒悟,從「其時城」抽離回到現實世界。

自知釀成大錯覆水難收,大衛絕望的點燃煤氣,在艾米面前自殺身亡。

而艾米離開公寓時,恰好與受傷的麥洛四目相對。

這兩位早有交集的年輕人,終於宿命般「重逢」了。

在這部驚悚電影中4個悲傷的故事畫上句點,一段嶄新的未來就此開啟。值得玩味的是,《永恆之門》影片最後一個鏡頭從他們身上慢慢拉開——大雨滂沱的倫敦上空,分明呈現出一副「其時城」的模樣……

所以,「其時城」並非大衛的專屬,而是所有人在面對痛苦時一個虛擬的避風港灣。大衛、艾米、麥洛,都因為失去陷入痛苦,並於痛苦中產生扭曲與幻覺。但最終,只有艾米與麥洛放下過去,迎來新生;徹底迷失在幻想中的大衛,得到的只能是毀滅。拋開宗教隱喻,《永恆之門》這部驚悚電影「永遠要向前看」的主題倒是極為普世!

今天伊娃格林的電影《永恆之門》就介紹到這裡,雖然這部驚悚電影有些生澀難懂,但不可否認它有著獨特的思想主線,不過也註定只能是一部小眾影片了。

分享這篇文章

大陸網劇《隱秘的角落》劇情所有細節和彩蛋分析,不知道這些等於白看

上一篇

海賊王人物情報:白鬍子海賊團五番隊隊長-比斯塔,比肩鷹眼的劍豪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