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岡媽(岡田麿里)新作《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依舊熟系的感人動畫電影

最近幾年,或許礙於工作壓力太大的影響,網際網路居然掀起了一股「富婆」熱潮。無數剛剛進入社會的90和00後均拋棄了所謂的尊嚴,試圖去阿諛奉承那些上了年紀但卻擁有萬貫家財的土豪中年女性,目的就在於能夠實現自身的財富自由,能夠不再為生活的必須支付寶貴的勞動力。

網路上隨處可見的直擊靈魂的發問…

毫無疑問,這種「被富婆認領」的熱潮是極度不可取的, 一個價值觀正確的社會是不應該出現如此卑劣的價值導向,各人都應該依靠自身努力去追逐心之所向的事物,而非懷揣著一勞永逸的態度去追逐著富婆。

不過雖然富婆的追逐不可取,但在二次元界,我們卻似乎存在著這樣一種正能量的共識:認媽!我說的就是「岡媽」(岡田麿里),而鑒於她在1976年出生的情況,此媽也已然達到了44歲之高齡(和富婆也差不多了)。

不過此媽非彼媽,她不會給我們端來一日三餐,也不可能給我們洗衣打掃,但這位媽媽卻擁有著無數動漫迷都為之醉迷的能耐:編劇。

基本每一部作品都總能喚起動漫迷集體的共鳴和動容。比方說11年上映的《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以及19年初在國內上映的《於離別之朝束起約定之花》,這兩部動畫電影都擁有著相類似的溫情內核,也總能輕而易舉的讓觀看者淚如雨下。當然,它們也都擁有著一樣的「超級長的名字」呢。

所以今天這期內容我打算以岡媽(岡田麿里)的動畫電影新作《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為主線,在一邊解讀新作之餘,也帶各位回顧一番上述兩部經典的魅力所在。這部岡媽新作已於本月18日在某網際網路平台獨播上線,雖說點播價格不菲(6塊)但卻依舊吸引了海量動漫迷的付費,以及一連串因感動而抒發的評價:

「和女朋友一起看的,看著她在那裡不停地哭…」
「今晚準備離婚,離婚前趕上這部電影,看完後我們又手拉手在一起了」
「一部可以和《你的名字》相提並論的動漫…」

哭也就算了,說媲美《你的名字》也是常規的類比操作,但一部動畫電影居然可以讓瀕臨離婚邊緣的夫妻再度走回到一起?如此魔力,你們敢相信嗎?不僅如此,這部動畫電影也一如既往的擁有著岡媽(岡田麿里)的起名風格,簡稱《無限》,全名叫做《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採用了超級長的風格,在名字維度將整部作品的核心主旨都一一昭示了。

岡媽(岡田麿里)動畫電影新作《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為何具備此等魅力?

正如其名,這是一部有關貓咪的動畫作品,而「哭」字也詮釋出了該部作品所蘊含的憂鬱情結。大抵來說《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講述了一位名叫笹木美代的女主的一系列憂傷經歷, 從早年間遭到了母親的拋棄,到後來父親另擇配偶時所遭到的另一輪情感衝擊(再度變化的家庭狀況,加上母親在一旁用流言蜚語蠱惑),這種經歷也使得女主萌生出了「厭世」的情緒,想要這個荒誕不經的世界能夠儘快消失殆盡。

然而就在夏日祭的晚上這一切都開始變得不太一樣了。

美代在意外之下獲得了貓仙人贈與的貓咪面具,而藉助它的能力美代可以隨時隨地的變成小貓咪,並收穫意中人日之出的溫柔以待(平常的時候日之出是相當高冷的,雖然美代熱情以待,但總會遭到忽視,而變身貓咪狀態下的她就能收穫完全不一樣的對待)。

不過問題也恰恰萌生於此處。

擁有變身貓咪能力後看似美滿治癒,但對於懷揣厭世情結的美代來說這只是一種「逃避」。貓咪面具是遮蓋她雙眼的道具,而日之出的愛則是她最後的依賴。美代將一切不如意的遭遇都選擇用這種逃避的方式拋之於腦後,表面看來輕鬆自在,但實則卻是在醞釀一顆威力無窮的炸彈。而這顆炸彈也終究在劇情後半段爆破了開來,讓美代和小夥伴們自此捲入到一場驚險的歷險之中。

如上所述為岡媽在新作中埋下的核心要旨,它的風格也與前文提到的《未聞花名》和《朝花夕誓》有著一定的相似性,或者說這就是岡媽作品一脈相承的魅力之處吧。比方說在《未聞花名》里,以仁太為首的小夥伴們就因為面碼的不幸離開,故而懷揣著各自的愧疚並走向了逐漸疏離的人生道路。

表面上看似逃離了苦痛並重回到生活的正軌,但事實上內心的那份羈絆卻一直敲擊著他們的小心臟,並讓各人懷揣上了某些扭曲的行為表現(波波選擇了輟學環遊世界,雪集則穿起了女裝等等)。

而在《朝花夕誓》,我們則看到了女主瑪奇亞所在的伊奧魯夫因擁有無盡歲月的緣故,於是毅然決然的選擇在與世隔絕的地域紮寨生存,並告誡族人一定不能和外界的人建立牽絆,否則隨即到來的便會是所謂的「孤獨」和「痛苦」。

但較真來說,選擇與世隔絕的做法這原本就屬為一種逃避,而最終伊奧魯夫也遭到了近乎滅族的慘痛厄運。

毫無疑問,從《未聞花名》到《朝花夕誓》再到《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岡媽(岡田麿里)都一脈相承著「逃避即罪惡」的劇情理念。在我看來,這是岡媽殺手鐧的「前奏」,而每每到來劇末,她也總會給我們呈現出所謂的「成長式和解」。

比如《未聞花名》,在面碼的歸來幫助下,超平和Busters的各位成員也在劇末得以真正的收穫到內心的安詳。而《朝花夕誓》中,是瑪奇亞改變了這一切,她通過和人類小孩艾瑞爾的百年經歷領略到了埋藏在「孤獨和痛苦」底下的那份價值—失去是可怕的, 但因此不敢去擁有那才是最為可悲的。

這種創作風格在動畫新作《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也得到了沿用。

就當美代遭到日之出的誤解而選擇放棄人類身體,並決心以貓咪形態永久的相伴在日之出身邊後。她終究通過家人和同學因失去自己而表現出來的焦頭爛額的情緒以及每天奔忙各地尋找的行為體現中,真正的體會到了親情和友情中的那份至臻的羈絆,也明白到過往所採取的逃避想法的不成熟之處。

並自此開展了一場「直面困境,尋回自我」的歷險旅程。

在過去幾天時間裡,有不少動漫迷表示《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劇情太過平淡了,但我需要強調,這種所謂的「平淡」何嘗不是沒有看懂岡媽賦予的精妙的劇情結構和內涵所造成的「誤會」呢。對於曾經的美代來說,只有幻化成了貓咪,方才能夠撇除家庭的煩惱,也能夠收穫來自心上人的擁抱。因此在美代看來,貓咪是唯一能夠眷戀依賴的心靈港灣,類比來說這其實也恰如你我所嚮往的夢想彼岸。

但就在劇末,美代終究為了尋回自己而果敢的直面上了這曾經的彼岸之地,再加上這是一趟力量懸殊的對抗,因此也不難感受到美代所踏出的那一步的分量之重了。

最後

讀懂了上述內涵,此刻的你們還會認為《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的劇情平淡無奇嗎?不可能的,岡媽(岡田麿里)依舊是昔日的岡媽,而過去曾賦予在《未聞花名》和《朝花夕誓》的主旨理念以及劇情編排也依舊沿用到新作動畫當中。

於是我們便看到了以「逃避」為前奏,而以「成長式和解」為後調的劇情呈現,也正因為如此編排,新作《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方才可能帶予我們看似治癒溫馨,實則也內含著洶湧的情感轉變的觀看體驗。

所以不妨趁著動畫電影《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正在熱映,一同來感受一番岡媽(岡田麿里)新作的魅力吧!

分享這篇文章

日本動漫推薦《瑪納利亞的密友》,埋沒三年,一開播即成黑馬的治癒番

上一篇

死神人物介紹:尸魂界的「平砍之王」更木劍八,擁有狂野魅力的霸氣男人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