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法國動畫電影推薦《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奇幻的剪影動畫你難道想錯過嗎?

今天想跟大家推薦的是一部法國動畫電影,名為《夜幕下的故事》,也譯作:枕邊故事。這部動畫電影由六個「枕邊故事」組合而成,故事相對低齡化,簡單中透著可愛。同時這也是一部純粹的剪影動畫(剪紙動畫),讓人很自然想起中國的皮影戲元素。

前段時間,美國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殺」事件掀起了反思種族歧視的浪潮。而之後《亂世佳人》等經典電影的被迫下架、谷歌擬用「禁止名單」取代「黑名單」等新聞更是挑動著大眾敏感的神經。俗話說:「過猶不及。」就藝術作品來講,很多人會覺得種族問題是無解的,因為你很難做到在不同膚色的不同角色之間一碗水端平。

然而,在觀看動畫《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的過程中,我突然意識到有一類動畫,即使以最嚴苛的平等觀念來要求它也無可挑剔,堪稱是「種族歧視終結者」,它就是脫胎於中國皮影戲的剪影動畫。運用剪影的形式只保留輪廓,最大程度地淡化人物形象。試想要是柯南一直是以剪影示人,腦補包拯同款皮膚也未嘗不可。(滑稽)

言歸正傳,今天我們要聊的正是一部來自法國的剪影動畫,憑藉最簡易樸實的畫風,講述了一串最異想天開的故事。2011年由法國國寶級動畫導演米歇爾·歐斯洛執導的動畫電影——

《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 | Les contes de la nuit

對於米歇爾·歐斯洛,一直關注我們公號的旁友或許並不陌生,之前我們有介紹過他早年的另一部剪影動畫作品《王子與公主》;而《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這部動畫電影拍攝於11年後,可以看作是《王子與公主》的續集,但在畫面上則更加精細。

《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這部法國動畫電影入圍了第61屆柏林電影節競賽單元,是參加該競賽唯一的一部剪影動畫片;其在豆瓣網獲得8.2的評分,也是維持了前作《王子與公主》的良好成績。

如同標題所言,動畫發生的場景就是在夜幕籠罩下的電影院,而所謂的故事其實是一出又一出的「戲中戲」。電影院里坐著三個人:老人、男孩和女孩,興緻勃勃地進行創作,任由腦洞滿天飛。他們不僅自編自導自演一條龍,連服裝髮型等也是自己設計,之後交由一架神奇的剪裁機器量身打造。

動畫的六個故事對應著六齣好戲,每一出都閃爍著真善美的光輝。第一齣戲《狼人的故事》是由男孩提議的,為的是圓自己的狼人夢。老人提醒他道,傳說中狼人的威風八面不過是假象。狼人是一種活在痛苦中的怪物,不能掌握自己的變身,亦控制不了殺戮的慾望。

男孩坦然表示,這都無所謂。他堅持過一把狼人癮,順帶請求給安排兩個愛人,好讓自己左擁右抱,其樂無窮。戲的實際效果怎麼樣呢?只見大幕拉開,眾人正在為男孩扮演的騎士與大公主舉行婚禮,徒留小公主獨自在城堡外黯然神傷。

夜深人靜,大公主從騎士口中套出了一個秘密——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狼人。每逢月圓之夜,他都不得不摘下項鏈幻化為狼,等到次日清晨又須重新戴上項鏈,否則將永世為狼。狡詐的大公主聞言心生一計,她在騎士變身狼後扔了他的項鏈,欺騙眾人這頭狼吃掉了騎士,藉此獨佔了騎士的家財。

小公主聽到死訊悲痛欲絕,忙不迭地趕往森林,欲殺死狼為騎士報仇,卻差一點葬身熊口。而救她命的不是別人,正是她想要追殺的那頭騎士化身的狼。經此一劫,小公主對狼產生了依戀之情,並它吐露心聲。

原來,當初騎士選擇大公主是因為以為大公主救了自己的命,而真正的救命恩人其實是穿了姐姐皮襖的小公主。故事的結局遵循了童話的一貫套路:小公主從深不見底的井底找回項鏈,第二次拯救了騎士。

人財兩空的大公主警告妹妹別忘了下一個月圓之夜,她英俊的小丈夫就會變身為狼。作為「真愛教科書」的小公主則說出了那句感人肺腑的話:「當他是狼時,我也愛他。」

或許導演對「人獸虐戀」有著特殊的癖好,在動畫第六個小故事《化身鹿的女孩與建築師之子》中又故技重施,與開頭的《狼的故事》形成首尾呼應。不過這次玩的方式略有不同,故事講到建築師之子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巫師的童養媳,他憑藉對建築的熟悉,身手矯健地爬上了關押妹子的陡峭城堡。

之後,建築師之子又根據大教堂不為人知的地下構造,從婚禮現場帶走了妹子。巫師氣急敗壞,大聲吆喝著「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別想得到」,遠程施展法術,將行進在逃亡路上的妹子變成了一頭鹿。建築師之子掏出妹子最喜歡吃的糖,試圖馴服眼前的小鹿,不想受到驚嚇的小鹿躋身於鹿群,轉眼就消失在了叢林深處。他手中的糖也被一隻哇哇叫個不停的烏鴉吃了去。

建築師之子沒有就此放棄,馬不停蹄地前去尋找一位傳說中能夠幫助自己的仙女。那隻被視為不祥之鳥的烏鴉一路跟隨著。仙女的宮殿富麗堂皇,仙女本人卻由於太過無聊躲進了一個巨蛋里。巨蛋刀槍不入,但在烏鴉輕輕一啄下破了功。伴隨著漫天的星星碎片,仙女蘇醒了過來。

然而,仙女並非無所不能。誠然,經過仙女撫摸的動物可以恢復人形,但前提是建築師之子得把小鹿帶到她面前才行。一旁的烏鴉開始叫喚起來,彷彿想說些什麼。仙女讓建築師之子去世界盡頭找表妹百鳥仙女,她能聽懂一切鳥類的語言。

建築師之子彎下腰,一邊問烏鴉願不願意跟自己去世界盡頭,一邊溫柔地撫摸著它的身子。這時,奇蹟出現了:烏鴉變身成了建築師之子那心愛的妹子的樣子。

原來,導演在這裡和觀眾開了個小小的玩笑:妹子變成的動物不是鹿而是烏鴉,她一直都陪伴在建築師之子身邊。故事結尾,妹子還嬌嗔地責怪道:「我的王子,您怎麼這麼晚才撫摸我啊?」論浪漫,沒有人比得過法蘭西民族了。

(亂入的法叔)

如果你看過漫畫神作《塔希里亞故事集》,一定會覺得《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從形式上看就像《塔希里亞故事集》的動畫版。

事實上,迄今為止,像《王子與公主》《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這樣全篇採用剪影形式的動畫電影並不多見。剪影動畫的劣勢在於傳達信息的不充分——它模糊掉了內部細節,只是展示一些輪廓。

然而,這恰恰也是它的優勢所在。一方面,在去除裝飾細節的干擾後,觀眾的注意下將更多地投向故事本身;另一方面,黑色的人影又常常與艷麗的背景形成戲劇性的反差,給予人視覺上的強烈撞擊。

經過剪影處理的人物正臉,五官之中只有眼睛能夠被分辨出來,其喜怒哀樂很大程度上需要觀眾與故事氛圍結合起來揣測。當一個人彎眼笑起來,或很多人集聚在一起時,還會造成非常詭異的效果。

此外,動畫中每個故事的背景並非拍腦袋決定,而是經過了精心的文獻考據。這得益於導演歐斯洛往返於非洲、歐洲的童年記憶以及廣泛的閱讀,都使他對異國文化的態度格外開放。

建築師之子的故事設定在中世紀,女主的服裝體現了十三世紀的簡約風尚,沒有荷葉邊裝飾,僅有優雅的輪廓。在《手鼓男孩》的故事中,角色髮型設計參考了真實非洲文化那令人眼花繚亂的髮型:

《黃金城的神選者》參考了阿茲特克文明(即14-16世紀墨西哥文明),因為有當時活人獻祭的記錄:

《永不撒謊的男孩》更是將故事設定在中國西藏,唐卡裝飾的背景美不勝收:

《夜幕下的故事/枕邊故事》這部來自法國的剪影動畫令人不禁感慨,各個民族的文化其實是藝術創作者的無盡寶藏。導演歐斯洛交出了不錯的成績單,被《電影手冊》稱讚「它的創新已經超越了一部動畫電影的界限」。對於我們來說,如何用好這些寶藏,也著實是一件值得每個對國漫寄予厚望的人深思的事啊。

分享這篇文章

日本恐怖電影推薦《請叫我英雄/喪屍末日戰》,日本殭屍電影果然有特色

上一篇

刀劍神域:愛麗絲篇最終章,四個女人玩羈絆,桐谷和人(桐人)被百合大法喚醒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