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吉卜力動畫電影推薦《歲月的童話》,高畑勛的治癒系動漫宛如人間小品

如果跟你這樣形容一部動畫電影,電影中的主人公通過不斷地回憶過去的時光,然後劇情的推進是靠著今天的自己對記憶中的自己做出一個又一個的評價,你會不會瞬間感覺這部動畫電影似曾相識呢?這是因為有很多動畫電影都是通過對比主角的記憶中的自己和現實生活中的自己,以求達到要麼抨擊現實,又或者諷刺過去,又或許是激勵未來的目的。

虛實結合是一種很常見的電影拍攝手法,通過回憶與現實的結合以求達到導演想要傳遞給觀眾影片的中心思想,從而引起觀眾的共鳴或者思考。不管是動畫電影還是真人電影,這種手法都是很常見而且也是很多導演駕輕就熟的表現手法。當然,不同的導演也會通過虛實結合來貼上自己專屬的標籤,就像日本著名的動畫大師宮崎駿。他就很喜歡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虛實結合的手法,而且在上面貼上「環境保護」或者「反戰」等這樣宮崎駿風格的標籤。

但是另一個同樣來自於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大師高畑勛,則往往不喜歡給自己的作品戴上這樣的「大帽子」,他更像一位寫實派的畫家。相比較宮崎駿動畫中那些架空的世界,高畑勛則更中意於描繪現實世界該有的樣子,而且他的虛實結合的手法並沒有這樣或者那樣的「偉大標籤」,有的只是一個個就像發生在你我身邊溫馨的人間小品。

《歲月的童話》就是這樣一部溫暖治癒的小故事

高畑勛導演1991年上映的動畫電影《歲月的童話》就是這樣一部溫暖治癒的小故事。它沒有什麼宏大的主題和催人淚下的愛情故事,它只有緩慢的鏡頭語言和精美的配樂。

故事中主人公的回憶也沒有什麼曲折和動蕩,有的只是發生在你我童年一樣的或快樂、或感悟、或悲傷的小故事。故事主人公的年齡可能與你我相仿,甚至是她童年發生的趣事也與你我相同,但是這樣簡單紀實般的一個小故事,給我們帶來的感動卻能超越其它故事那樣宏大的主題,正是因為它的這份真實。

  • 妙子從小以來一直有一個夢想

妙子是一個27歲的東京白領,在東京這樣一個快節奏的大都市,工作和生活已經快要填滿這個即將要告別花季的少女。但是面對大都市的喧囂和便捷,妙子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就是到鄉村體驗農家生活的樂趣,但是從她的父母那一輩開始就已經在東京定居了,所以並沒有在鄉下的親戚,所以妙子這個從小就有的夢想也就一直耽擱了下來。

妙子的這個小小的願望對於當今都市人來說,可能是一個「通病」。每天在工作和床之間的「拉鋸戰」早已經讓我們身心俱疲,很多人都夢想遠離都市裡喧囂的一切,「逃離」到一個與世無爭的小鄉村裡,享受那種怡情、閑淡的農家生活。

妙子也終於從公司請下了一個十天的長假,去她大姐的婆家——山形縣,去享受她從小就夢寐以求的「田園生活」。

如果整部電影只是講述妙子作為一個都市人,在鄉下的田間地頭上度過了一個快樂的假期,然後感悟滿滿後回歸都市努力繼續工作這樣的一個故事的話,那《歲月的童話》也不會讓這麼多人感到驚艷,而且本片的導演高畑勛也並沒有走這樣一個「俗套」的套路。

影片中27歲的妙子經常能與17年前10歲的妙子「相見」,高畑勛巧妙地將「兩個妙子」安排在同一個鏡頭中,比如上一秒27歲的妙子還坐在去鄉下的火車座椅上發獃,下一秒10歲的妙子就古靈精怪地從列車的車廂中彈出了自己的小腦袋。

  • 10歲讀小學5年級的妙子

10歲的小妙子有我們所有人童年一樣的快樂和煩惱,她也挑食、任性、愛耍小脾氣;她也會因為考試考得慘不忍睹,而在媽媽面前編著各種各樣的小理由為自己開脫;她會因為在情竇初開的nia’ji年紀被告白而臉紅的像一隻小蘋果;也會因為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在比賽中的精彩表現而暗自心動……

10歲的彷彿像我們所有人那個年紀的樣子,有時快樂、有時悲傷、有時迷惘還會有時心動,正是這樣一幅幅色彩斑斕的畫面,組成了我們多姿多彩的童年。

《歲月的童話》能引起巨大共鳴的原因之一,就是高畑勛導演對於童年的描繪是如此的真實甚至「刻骨」。熒幕上妙子的童年故事,是發生在我們所有人童年的故事,沒有刻意美化也沒有一絲杜撰,純粹地將我們每個人童年的酸甜苦辣還原到了電影之中。

每個人的童年我想都不會是完美的,但是在大多數動畫中的童年回憶與現實生活中你我的回憶都有所出入。《歲月的童話》中妙子的童年回憶像是一台時光機,讓我們在觀影的時候彷彿「看到」了那個年齡的自己,這種切身經歷般的回憶相比較於「美化」過的童年,更加容易引起我們所有人的共鳴。

  • 27歲回到鄉下田間快樂勞作的妙子

嚮往農村生活許久的妙子終於如願以償了,她來到了自己在書中讀到無數次的紅花田裡,像書中描寫的採花少女那樣開始了辛勤地採摘。剛剛下過的雨給紅花蒙上了一股氤氳的氣息,看起來格外迷人。

據說導演高畑勛為了能夠更好地刻畫紅花田裡的,親自跑到日本的紅花田裡採摘了一個夏天,歸來之後甚至寫了一本《如何採摘紅花》的介紹書籍。

妙子和身邊農夫們辛勤的勞作,再配以動畫中對於日本鄉間美景的完美還原,組成了一副和諧、美好的畫面。這時就算是導演沒有刻意地告訴觀者環境對於我們的重要性,但是我想每個人都會打心底里嚮往或者保護這一美好的畫面,這就是高畑勛的「魔力」。

《歲月的童話》對於27歲的在鄉下片段的描寫更加近乎於一部紀錄片那樣真實,這份真實感得益於高畑勛對於動畫細節精益求精的追求。妙子在鄉下的時光里更多的也不是單純的享受,而是把自己真正地看成一名農夫,盡自己力所能及地從事著各種各樣的農業勞動。

她與自己姐夫的堂弟敏雄之間的話題,也更多偏向於她對鄉下生活的嚮往和自己兒時的回憶和迷惑。27歲的妙子也彷彿終於可以卸下這麼多年一直戴在身上的枷鎖,肆意徜徉在鄉間的落日餘暉之下。

  • 27歲的妙子完成了自己兒時的夢想,10歲的妙子最終也幫27歲的妙子做出了最重要的決定

《歲月的童話》另一個高明之處就是將妙子的回憶穿插到了電影中妙子和敏雄之間的對話之中,27歲的總是喜歡用自己兒時的見解來巧妙地化解面前的一道道「難題」,導演也是在巧妙地告訴觀眾,妙子就是這樣一個童心未泯的「大女孩」。

從小到大妙子始終如一地嚮往著鄉下的田園生活,也正是因為她這顆未泯的童心,27歲的妙子完成了自己兒時的夢想。

十天的假期很快過去了,妙子也即將回歸都市重新開始自己的白領生活。早已經對妙子喜愛有加的敏雄奶奶,說出了希望妙子留下與敏雄成親的願望。

聽到奶奶突如其來的請求,妙子瞬間慌了,不知所措的她選擇了逃避。這時被蒙在鼓裡的敏雄恰巧遇到了「逃跑」的妙子,其實早已暗生情愫的兩人只是沒人「捅破那層窗戶紙」。

這時妙子又拿出了自己的「絕招」,說出了一個困擾小妙子和她「二人」多年的未解之謎,希望緩解一下當下尷尬的情緒,但是看起來憨厚但是很喜歡妙子的敏雄卻輕巧地破解了妙子的「難題」,其實哪有什麼未解之謎,有的只是我真的喜歡你這麼簡單的一個答案。

電影的最後,猶豫不決的妙子踏上了回東京的旅途,這時導演細心地安排了10歲的妙子與27歲的妙子「相遇了」,小妙子拉著大妙子的胳膊,奔向了最適合她的未來。

寫在最後

吉卜力的動畫電影《歲月的童話》其實就是一個溫暖治癒的小故事,講述了擁有一顆未泯童心的,一次從小就夢想擁有的旅程。高畑勛通過在動畫中穿插妙子的童年回憶,讓整部電影更加容易打動人心。

這種虛實交替的動畫語言並沒有將電影的主題引導到什麼世界和平、人與自然應該和諧相處的宏大主題之上,而是通過近乎紀實的回憶描寫和苛刻的細節追求,讓這部治癒系動漫電影可以直抵人心中最柔軟的區域。整部動畫電影就像我們坐在涼爽的午後夏日,聽一位熟悉的老朋友,講述了一個溫暖治癒的小故事。

分享這篇文章

7月新番推薦,僅兩集男主就攻下一對姐妹,有望成為「霸權候補」

上一篇

日本再發緊急事態宣言,7月新番動漫又危險了,看誰先停播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