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國產動漫情報:《大理寺日誌》計劃推六季丨揭秘

以一隻叫做李餅的大白貓為主角,武則天時期大理寺的工作日常為主線,一系列懸疑逗趣的故事講歷史權謀,改編自漫畫家RC創作的同名古風斷案類漫畫《大理寺日誌》看似類型混雜,卻做出了自己的風格。

在內容題材上,國產動漫《大理寺日誌》突破了以往國漫作品的熱血風格,不僅有推理懸疑、動作打戲,還有二次元國漫的萌點和搞笑橋段。製作方面則完美復刻了大唐盛世的市井繁榮。在每集的片尾,還有兩三分鐘的定格動畫為觀眾普及傳統文化。

2020年4月10日,好傳動畫製作出品的《大理寺日誌》獨家上線B站,目前總播放量達到9800萬,追番人數275萬,並在B站和豆瓣分別取得9.8和8.6分。新京報記者近日專訪該劇導演槐佳佳和出品方好傳動畫總裁尚游,了解《大理寺日誌》更多幕後故事。

劇本講究在10分鐘內講好故事

在《大理寺日誌》之前,已經有大量以唐朝為背景的經典影視劇,怎樣在這些經典作品之下突出自己的風格,槐佳佳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把故事講好。「不管在什麼背景下,每個導演都有自己的套路和講故事的方式。我不太希望分鏡和其他表達搶了故事的連貫性。」

《大理寺日誌》以番劇的形式播出,掐頭去尾後每一集只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槐佳佳覺得在十分鐘裡面大的事件至少要有兩到三個,而且不能很生硬很無聊地擺在時間軸里,必須要恰當舒服的串聯起來。「可能大家不太明白,從第一個鏡頭到最後一個鏡頭,都必須要有我自己的講述邏輯和編排順序。時長是硬性指標,確實不太好講故事。而且十二集的總時長加起來有將近三個小時,遠超過電影的時長了,必須要把故事講得很順,觀眾才能接受。」

尚游以日本TV動畫舉例:「一般觀眾比較關心每集的時長,但其實我們內部更關心的是鏡頭數和任務數。日本正常TV動畫一分鐘大概對應10個鏡頭左右,十分鐘就是110-120個鏡頭。但是《大理寺日誌》每一集有將近200個鏡頭,信息量密度非常大。」

偶得打戲音樂,原是其他電影試音小樣

在劇集的最後一集,有一場頗為精彩的動作打鬥戲,槐佳佳一開始就意識到最後一場一定要有打戲才精彩,這就是所謂「戲核」。問題隨之出現,更擅長講故事的槐佳佳對於打戲的設計並沒有把握,因此決定找一個做得最好的人幫助自己完成。試了很多人之後,終於找到了《霧山五行》的導演林魂。

拿著槐佳佳的文學分鏡,林魂馬上就明白了他想要的內容,按照這個基調設計了動作。

而這一段打戲的音樂,也是槐佳佳「偶得」的。當時音樂導演楊芮為另外一部電影做了試音小樣,小樣跟電影本身並不是特別契合,槐佳佳卻聽完就覺得特別棒,很適合自己的作品,就向楊芮要來了這段小樣。拿著做好的動作戲設計之後,槐佳佳又找到楊芮,他聽完馬上說:我得給你加東西。很快找來嗩吶、人聲老師,繼續做音樂的潤色和提升。而這段打戲的動畫,則是《朔風》的導演鄭午幫忙畫的。

槐佳佳總結這個過程:「我知道自己哪兒不行,不行就要承認,就要找更好的人幫你去實現。這是一個項目,不是我的個人作品,因此需要所有人一起把它做到極致。」

——專訪《大理寺日誌》主創

新京報:不少觀眾提到支線太多主線不集中,你怎麼看?這是否受制於每集的時長?

槐佳佳:確實是。所以我們在播完之後針對這麼多問題進行了非常系統的復盤。第一季因為已經過審了,內容方面沒法做出太多調整,只能比如這個角色人氣高,我們就會在彩蛋裡面體現一下。觀眾們的這些意見在第二季都會做出小的調整。

新京報:在B站上線之後有很多彈幕討論,還有一些二次創作的視頻作品,有看到這些嗎?

槐佳佳:播的時候不太敢看,但是做復盤工作的時候就必須要收集。確實給了我信心,也指出了好多不足之處,這些意見非常難得。

尚游:觀眾做的二創內容,我覺得只要人家做了都是捧我們。而且有些視頻剪的特別好,甚至比我們做的都好看。後來我看了好多大家的彈幕留言,發現我們的觀眾不僅僅是年輕人,好多中年人也在看我們的劇集,甚至是家長跟孩子一起看。

新京報:怎麼看劇集開頭「13歲以下兒童請在父母陪同下觀看」的自主分級提示?

槐佳佳:這個分級提示開始是沒有的,第一集放出來之後會有彈幕說我是跟小孩一起看的,可能會不太舒服,所以我們就加了分級。關於血腥的鏡頭,我們絕對不會做出格的事情讓大家不舒服,但是我們也不會迴避。現在觀眾能看出來我們的用意,也能看出我們的尊重。

尚游:我覺得這也是責任感吧。如果有血腥的鏡頭,我們就要提醒家長和小朋友,讓他們選擇看或者不看。我們小時候沒有分級,確實造成了很多心理陰影。還有就是我覺得不要以暴力為噱頭,想要靠他們獲取流量,這樣的三觀是歪的。但是如果是為了講故事的需要,情節需要這樣的情緒,我們也不會迴避。比如一箭射過來,「嘭」一下有力度地過來和輕飄飄一下,情緒是完全不同的。

新京報:怎樣看待「國漫」這個概念?它對於已經有很多國際合作的公司作品在類型上、表達上是否是種限制?

槐佳佳:這是一個難免的過程,以前有很多特立獨行的東西是因為沒有人投資,資本不會注意到這塊兒。製作也都是放在免費的平台,因此就沒有太多的限制,我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華,質量高低不齊。現在同質化是因為越來越多的資本注意到了我們,也會更多地面對市場和觀眾,而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這是件好事,逐漸產業化才意味著能夠越來越好。

尚游:我們這幫人比較完整地經歷了中國動畫的發展周期,成熟的市場需要不同類型的作品,消費的人多了國漫就一定會崛起。面對快速變化的市場,我們要考慮的是自己要以怎樣的姿態去迎接。

新京報:據說《大理寺日誌》的真人劇和後面幾季已經在籌備中,會有怎樣的故事?

尚游:《大理寺日誌》的動畫我們計劃推出六季,都是以李餅為主線。真人劇會以顧問的形式給出設定和美術上的參考。另外《大理寺日誌》的相關衍生品也在陸續推出。

好傳之後還會有原創動畫《霧山五行》準備上映。還有定格動畫《燈籠刀》,原創二維動畫《朔風》,中國水墨風短片《白月兒》等項目。

分享這篇文章

動漫史上最強親子動漫角色排名:JOJO未進前十,火影與龍珠角色最多

上一篇

初音未來、洛天依為何如此受歡迎?虛擬偶像背後隱藏的「錢景」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