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宮崎駿動畫電影《魔法公主/幽靈公主》影評:藏在環境保護下的主旨是和諧

《魔法公主/幽靈公主》中塑造了一種白色的小精靈——小樹精,它的形象動作都讓人看起來有些恐怖,但是它又像是飛鳥射出的箭矢一般貫穿了整部動畫,這個長著一個像小骷髏的腦袋一樣的小白人的形象,也貫穿了我的整個童年。

童年的一次偶遇,讓宮崎駿的動畫電影《魔法公主/幽靈公主》貫穿了我的童年

記得是在我上小學的時候,在一個夏日的午後,午覺醒來的我發覺被父母鎖在了家中,百無聊賴的我翻動著電視櫃里的光碟,這時一張封面上了一個奇怪女生的光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並不知道我看的動畫電影叫做《魔法公主/幽靈公主》,也並不懂宮崎駿到底是何方神聖,但是幼年的我被電視機里光怪陸離的畫面和蕩氣迴腸的劇情深深地吸引了。

當時的我對於劇情其實似懂非懂,這「得益於」當時國內盜版光碟粗劣的翻譯,但是男主人公飛鳥騎在羚角鹿身上飛奔的身姿和他拉弓射箭的矯健身手,卻給我幼小的心靈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後來慢慢長大的我知道了自己當時看的動畫名字叫《魔法公主/幽靈公主》,也慢慢知道了在日本有一個很厲害的畫動畫的老爺爺叫「宮崎駿」。

但是那時我依然不敢重新來看一遍這部電影,因為奄奄一息的飛鳥和那些長著白色「骷髏腦袋」的恐怖小精靈給我童年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當時的朋友和同學們都很追捧宮崎駿的動畫,大家時常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一聊自己看過的宮崎駿動畫片,憑藉著兒時的記憶我也在這些「小群體」里「炫耀」著自己的小觀點,附和著大家對於宮崎駿爺爺動畫的喜愛。

再後來,這些小團體探討的目標隨著年紀的增長,討論的深度也逐漸變得「深邃」起來。我們不再討論影片中飛鳥的帥氣身姿、聰明伶俐的羚角鹿和邪惡的幻姬、疙瘩和尚這些看起來很「淺顯」的東西,開始裝作大人的模樣探討起「環境保護」和「人與自然」這些深奧的論斷,並且洋洋自得地認為自己終於了解了宮崎駿動畫的主旨和真正的意義。

再次偶遇,我看到飛鳥像是一座橋樑,連接了貪婪的人類和憤怒的生靈

長大後的我也是因為一個巧合,跟朋友在一起終於重新觀看了一遍宮崎駿的《魔法公主/幽靈公主》,朋友因為是第一次看,我也就邊看邊憑藉著兒時的記憶在一旁幫她「講解」。

▼「飛鳥,這個宮崎駿動畫中稀有的「大男主」,在電影中其實一直保持中立」

首先,再一次重讀這部電影,我第一個想起來的就是飛鳥,他是宮崎駿動畫中為數不多的「大男主」形象。

我驚奇地發現飛鳥並不是我兒時記憶中的那個俠客般的形象:記憶中的飛鳥嫉惡如仇騎著羚角鹿奔走於一個另一個村莊,彷彿正義的化身。但是通過這次重讀,猛然發現飛鳥其實在電影中更像是一個偏中立的角色,毋庸置疑的是飛鳥的中立並不是對一切都袖手旁觀而做一個旁觀者。

他遇到被武士襲擊的村落,會救下即將慘遭武士毒手的無辜村民;他遇到被白狼群襲擊的牛隊,也同樣會救下滾落山崖的車夫;他看到「幽靈公主」珊抱著必死的決心夜闖「煉鐵鎮」,他也會拚死救下她。面對煉鐵鎮和麒麟森林之間的戰鬥,飛鳥並沒有判斷誰對誰錯,他在整部電影中一直幫助著他看起來弱勢或者需要幫助的一方。所以我感覺宮崎駿對於飛鳥的設定並不是偏向於哪一方,而是偏向於救治任何一方弱勢群體,像中立方一般的存在。

▼「飛鳥保持中立的態度,傳達出宮崎駿希望我們理性、客觀地看待人與自然的關係」

首先,宮崎駿並沒有像之前的《風之谷》那樣設定一個以女性視角講述的「大女主」故事,在《魔法公主/幽靈公主》中他「少有」地選擇了飛鳥作為本片的「大男主」,以他的視角講述了一個如何來看待人與自然間關係的深刻故事。

宮崎駿這樣的選擇,大部分原因可能是為了更好的引出幽靈公主「珊珊」和飛鳥之間的那條感情線,但是以飛鳥這個男性角色中立的態度和視角講述整個故事,估計也是為了讓我們更理性、客觀地去看待人和自然之間的關係。

所以,以飛鳥的中立視角講述整個故事,會讓觀者更好地融入到故事當中,而不是被煉鐵鎮或者麒麟森林這雙方的任一方所「帶偏」。

當然,只是將觀眾帶入還是遠遠不夠的,電影最重要的目的是引發觀眾的思考。面對一方是對自然肆無忌憚所求的貪婪人類,另一方是終於忍無可忍的森林生靈,如果不設定飛鳥的角色,而像《風之谷》一樣選擇幽靈公主「珊珊」的視角講述這個貪婪的人與可憐的自然生靈的故事的話,會讓觀者輕易地偏向生靈的一方,也不會引齣電影中宮崎駿對於人與自然更深層次的探討。

所以,飛鳥並不只是單純的一個「第三方」旁觀者角色,他幫助任何一方的弱勢群體,同時飛鳥更像是一座橋樑,他聯通了憤怒的生靈和貪婪的人類,人與自然之間並不是只存在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二選一,飛鳥給我們帶來了第三種——也是宮崎駿希望我們能讀懂的「最佳選擇」。

不管是人還是森林中的生靈,宮崎駿希望大家都能努力地活下去

在最早《魔法公主/幽靈公主》的動畫海報中,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宮崎駿對於整部電影主旨的提煉——活下去,關於所有生靈的生死也是他本人在整部《魔法公主/幽靈公主》中探討最多的。

其實我感覺宮崎駿老先生的本意並不只是單單活下去那麼簡單,而是希望我們能夠明白自己為什麼而活,渾渾噩噩的得過且過並不是他所說的活下去,心存著對所有生命的敬畏坦蕩而活才是宮崎駿所說的活下去的真正意義。

電影中開篇代表山神的野豬被幻姬擊傷,它逐漸被憤怒和恐懼沖昏頭腦,體內產生了邪神,並且最終被邪神吞噬,飛鳥幾經勸導被吞噬的山神無果後,無奈射殺了它。

兒時看這一幕時面對被邪神吞噬的野豬感覺非常恐怖,面對射殺邪神的飛鳥被詛咒的右手感到非常惋惜,但是如今再看才體會到了宮崎駿的用心良苦,野豬寧可被邪神吞噬也只求能繼續活下去向人類復仇,捍衛森林的尊嚴,飛鳥寧可穿越無數座大山也只求能獲得山神的原諒,繼續活下去。

為了放大生命的珍貴和無價,宮崎駿在動畫中將所有生與死的瞬間都無限放大了。不管是路邊一個欺負無辜村民的武士的慘死,還是最後山獸神被人砍去頭顱之後對於尋找頭顱,希望能繼續活下去的渴望等等這些都充斥著大量的暴力和血腥的鏡頭。

宮崎駿用這樣的真實「觸感」來提醒觀者,應該對生命心存敬畏,大到人或者動物的生命,小到身邊花花草草哪怕是一隻小蟲子,萬物皆有靈,每個人或物都有繼續活下去的理由和權利,而且他(它)們每天也都在為此努力著,無論任何人都不應該隨隨便便左右他(它)們的生死。

在動畫電影的最後,山獸神在被人類砍去頭顱之後,尊為麒麟森林萬物生靈之主的它同樣為了尋找到自己的頭顱而被邪神吞噬了,因為它本身就掌管生死,加之強大的邪惡侵蝕,山獸神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而在結尾高潮處,飛鳥和珊珊將山獸神的頭顱高高舉起,這是飛鳥在本片中第一次表明自己的立場,他選擇犧牲自己的生命為人類和山獸神「和解」。最終,太陽升起,掌管生命的山獸神選擇了接受人類的和解,並且將自己化為了整個麒麟森林,整個麒麟森林,甚至是整個「煉鐵鎮」都重新煥發了生命該有的色彩。

寫在最後

如果說飛鳥像是一座橋,連接了整部動畫電影的話,那《魔法公主/幽靈公主》就是連接現在的我和童年記憶之間的橋樑,不同的年齡階段的我都能從這部宮崎駿動畫電影的經典之作中讀出不同的寓意。

兒時的我會因為這部動畫電影而愛護身邊的花花草草,蟲魚鳥獸,但是現在的我更能體會到宮崎駿老先生對於「活下去」這句話的寓意和用心。他用他的動畫告訴你,人與大自然向來就不應該是勢同水火、勢不兩立的對立面,而應該處在和諧共榮、和睦共生的同一陣線中的「戰友」。他告訴你這世上沒有東西是永生不滅的,所以我們要心中長存對生的敬畏,對死的尊重,這樣你才不會被這世上的「邪神」所擾。

分享這篇文章

Fate(fgo)最能打的蘿莉角色排名,伊莉雅上榜,但不是第一名

上一篇

海賊王人物情報:黑鬍子最信賴的船員吉扎斯·巴傑斯,四皇團的進攻隊長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