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如何評價日本動畫大師大友克洋的科幻動畫電影《光明戰士阿基拉/Akira》?

大友克洋是日本動畫大師三巨頭中最年輕的一位,他比宮崎駿小13歲,比押井守小3歲,但他卻是這三巨頭中最早成名的一位。大友克洋是在那個年代中為數不多的以漫畫家出道的動畫導演,1983年不到30歲的他以《童夢》獲得日本第4屆SF大賞。宮崎駿曾經這樣評價過大友克洋「一個異能少年站立在東京廢墟之上,人人都會說這是大友克洋。」

三巨頭所鍾情的動畫主旨也各不相同,宮崎駿鍾愛「堅強的女性」,像一朵綻放於亂世或戰爭中一抹鮮艷的血紅色玫瑰,給人一種「凌寒獨自開,為有暗香來」的驚艷。

押井守則青睞於塑造無政府主義的英雄角色,通過他獨有的「音樂蒙太奇」手法和「粗澀難懂」的劇情引發觀者的獨立思考,這點很像中國畫里的「留白」。

而大友克洋鍾情於塑造「凡人英雄」,而且他對於機器有著深深的迷戀,他喜歡在動畫中用科技毀滅世界,來警示科技是一把雙刃劍,在給人們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也會毀滅人類。

「阿基拉」代表著光明,他將蕩滌這黑暗污濁的世界

日本科幻動畫《阿基拉》(也譯作:光明戰士阿基拉;原名:Akira)上映於1988年,改編自大友克洋自己的同名長篇漫畫《阿基拉》。電影故事設定為1988年東京在一次爆炸試驗中被毀,也正是因為這次大爆炸拉開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序幕。

時間來到31年後的2019年,「新東京」在被炸毀的「舊東京」的廢墟旁重建,科技飛速發展的背後,政府與民眾之間的矛盾也達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主張推翻政府「革命黨」與政府軍之間的衝突也日益加劇。

男主金田和他的好朋友鐵雄就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一個充滿壓迫性的大都市底層,周圍布滿了閃爍不滅的霓虹燈。因為一次意外鐵雄被政府軍抓走並成為了政府秘密實驗「阿基拉」的實驗品,救友心切的金田也加入了革命軍,意圖阻止災難的發生。

成為實驗品的鐵雄擁有了像神一樣的力量,他肆意地破壞著城市,然而鐵雄因為控制不了體內的力量被反噬,他的好朋友金田也只能選擇喚醒「阿基拉」,用「阿基拉」的力量吞噬鐵雄。最終,在「阿基拉」毀滅一切的力量之下,東京再一次被摧毀,劫後餘生的人們在廢墟之上期待「重生」。

《阿基拉》動畫中的新東京是一個高樓聳立、科技高度發達的未來都市,但它的內部卻早已殘破不堪。表面上的繁榮掩蓋不了內心的骯髒破敗,金田和鐵雄代表的暴走族,婷和阿龍代表的革命軍,上校和博士代表的新政府這三方勢力明爭暗奪的劇烈鬥爭之下,「阿基拉」代表著一種希望,就像「阿基拉」這個詞的本意是光明一樣,黑暗中破敗不堪的城市祈禱著光明的力量凈化一切。

大友克洋的動畫電影《阿基拉》在北美的上映,讓日本動畫站上了國際舞台

《阿基拉》在日本上映一年之後,1989年《阿基拉》作為「第一部登陸北美和歐洲市場的日本動畫電影」上映了。對於北美和歐洲的年輕人來說,當時的日本動畫電影宛如天外的世界,很多年輕人都是抱著獵奇和嘲笑的態度進入電影院來看這部來自日本的科幻動畫電影。結果卻看到了和迪士尼風格完全不同的嚴肅動畫,為它的暴力、失控感和銳利的構圖感到震驚不已。

影訊影評類網站AICN的創始人哈里·諾爾斯曾回憶說:「當我上大學時,《阿基拉》和《攻殼機動隊》一直在放,《阿基拉》成為了一部真正的午夜電影,像一個永無止境的發燒夢。」

《阿基拉》成為了西方觀眾大範圍、大規模接觸日本動畫的契機。直到後來《攻殼機動隊》《銃夢》《星際牛仔》等同類型動畫電影風靡歐美時,仍能見到《阿基拉》的影子。

《阿基拉》動畫電影和漫畫作為無數西方年輕人心目中的經典,一時間風靡全球。而《阿基拉》對於西方世界流行文化的影響遠不止於此,它不但打開了日本動畫在西方世界的大門,而且它也開創了一種新的「流行文化門派」——賽博朋克。

在後來的很多日本的賽博朋克動畫中,《攻殼機動隊》、《EVA》、《星際牛仔》、《銃夢》中你都不難發現《阿基拉》的影子。《阿基拉》不但影響了一代日本動畫人,而且它也影響了好萊塢一大批科幻電影,《阿基拉》開創的賽博朋克的先河被好萊塢科幻電影一次又一次地借鑒使用。

近幾年上映的好萊塢電影《攻殼機動隊》、《戰鬥天使:阿麗塔》都是翻拍自日本的賽博朋克動畫。美國著名導演沃卓斯基兄弟(現在是姐妹)更是一遍又一遍地觀看《阿基拉》和《攻殼機動隊》來尋找靈感,並且最終誕生了《黑客帝國》系列電影。此外《環形使者》、《移魂都市》、《頭號玩家》甚至是昆丁的《殺死比爾》和諾蘭的《黑暗騎士》系列中,我們都可以找到《阿基拉》的影響之處。

《阿基拉》是大友克洋對反烏托邦思想的內心寫照

上個世紀80年代正值日本的科技革命,世界範圍內也掀起了電子產品消費的熱潮,日本乘著這一浪潮高歌猛進,經濟和科技飛速發展。

當時的西方世界在陷入後冷戰時代的漩渦,經濟危機與冷戰的後遺症,在民眾焦慮與憂愁的土壤中,滋生著強烈的悲觀主義與反烏托邦情緒,大友克洋的《阿基拉》就是誕生於這樣一個特定的年代背景之下。

賽博朋克的中心就是「High Tech Low Life」,即「高度發展的科技和低質量的生活」。更新迭代的科技仍然滿足不了人內心的慾望,而且冰冷的機械和科技也無法給予人內心中的溫暖,日益增長的貧富差距也加劇著社會中動蕩和不安的情緒,從而催生出了大友克洋想要創作一股「蕩滌這黑暗世界」的光明力量。

時至今日,我們可能很難體會到在30多年前大友克洋的「勞苦用心」,但是從他的作品中我們不難看出這位動畫大師對於「生命力量」的希冀。雖然他的作品中的主角大多都是社會的底層,這裡充斥著壓抑和黑暗,他作品中的世界也一次又一次地被毀滅,但是他塑造了一個又一個「平凡的英雄」,敢於對這樣一個「烏托邦」式的世界說不,也敢於帶著希望和嚮往在這黑暗的廢墟上重建自己心中的光明。

寫在最後

宮崎駿對《阿基拉》的獨特風格做出了最簡潔也最到位的評價:「一個異能少年站立在東京廢墟之上,人人都會說這是大友克洋」。大友克洋的《阿基拉》打破了當時歐美人固有的觀念意識,即”動畫片就是小孩子的玩意”,也將日本動畫片成功地推向了國際的舞台。來自東方的傳統文化與科技和機械在大屏幕上碰撞的動畫電影,也打破了無數西方年輕人對於動畫就是迪士尼公主和王子之間愛情的刻板認知。

大友克洋對於他的動畫中反烏托邦的主旨思想和《阿基拉》開創的賽博朋克先河也一直延續至今,這位大師筆下的「平凡的英雄們」就像「堂·吉訶德」那樣,抱著自己理想的「長矛」,一次又一次堅定不移地沖向那些「風車巨人」。

分享這篇文章

2020年十月新番動漫先行版,這個10月,全是驚喜!

上一篇

7月新番《獵魔武士》開播,集穿越、戰鬥、病毒於一體,為生存而戰!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