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盜墓筆記續作電視劇《重啟之極海聽雷》開播,大陸盜墓劇又要席捲暑期?

對比了好幾回天下霸唱和南派三叔的盜墓電視劇了,畢竟作為當前國內銷量最好和改編影視劇最為熱門的兩位盜墓題材小說作者,這倆,已經靠他們的作品撐了好幾年的類似題材市場了。雖然作品水準參差不齊,可這兩人一直獨大,其他後來者在這兩人面前完全抬不起頭來的事態,真的讓人唏噓!

大體上,把書籍翻拍成電視劇或者電影的這方面,依舊是天下霸唱的《鬼吹燈》在口碑上穩壓南派三叔的《盜墓筆記》一頭。三叔的《盜墓筆記》劇情構建戰線過長,在影視劇化過程里版權出售得太隨意,以及翻拍出來的作品普遍篇幅過長,情節注水太多,造成一系列的口碑下滑(天下霸唱這回也遇見了被版權出售坑的情況,但是性質和南派三叔有點不一樣,觀眾的同情分還站在天下霸唱這邊)。

2020年又將是兩個人的對壘之年,4月,潘粵明在完成《鬼吹燈之怒晴湘西》之後,一鼓作氣完成了《龍嶺迷窟》的製作,用比較寫實的手法還原了天下霸唱小說里對於「魚骨廟」地下探索的過程,其中明星匯聚,特效精細,劇情緊湊(篇幅也就18集),被觀眾稱讚彌補了之前《怒晴湘西》中後期劇情有點散亂的問題,一氣呵成,成了迄今為止最高口碑的同類型作品。

而7月初,折騰三年的《河神》終於有了第二季,但是因為李現身體和檔期的原因,游泳選手出身的金世佳替代了李現,但是氣勢和角色擴大了差距,加上男二號張銘恩私生活口碑影響,《河神2》的先期預期要差很多。

而一直疲軟的南派三叔,除了在《沙海》裡面靠著秦昊的支撐,好不容易硬氣一回之外,整體感覺都是走小鮮肉帶特效路線,可惜要麼特效不過關,要麼小鮮肉太沒有代入感,奮鬥到如今,觀眾就記住了當年李易峰一句「要上繳國家」的經典,其餘,無他!

盜墓筆記續作電視劇《重啟之極海聽雷》

盜墓筆記電視劇《重啟之極海聽雷》能否給南派三叔的事業帶來輝煌?

《重啟之極海聽雷》這部的劇情其實不屬於《盜墓筆記》正統系列的幾部小說,而是南派三叔近些年來補寫的一部新作。這部續作從2017年6月5號開始連載,作用就是為了填補之前小說里的很多漏洞,而後完結於2018年6月。是目前為止主線劇情中最新的一部,時間線上緊接著2016的賀歲篇《釣王》。

故事講述的是吳邪、王胖子、張起靈「鐵三角」十年之約結束以後,退隱雨村。有一天吳邪忽然收到一條疑似三叔吳三省發來的簡訊,而吳邪自己身體因為常年下墓浸染,潛伏了極大的問題,有找到三叔臨終再見一面的意思。而為了完成這點心愿,幫助吳邪尋找三叔,鐵三角和二叔吳二白合作,開啟了三叔留下的線索對於「南海王」的追索旅程,重啟一段冒險之旅。

此次在盜墓筆記續作電視劇《重啟之極海聽雷》中的吳邪,劇情時間線在《沙海》和《十年》之後。原著故事開始的時候,吳邪已經38歲了,狀態與年輕時相比有所下降。他和胖子終於從長白山青銅門外等到了小哥,自己卻因為長期下墓,身體器官機能瀕臨崩潰,靠著麒麟竭僅存的藥效維持著最後幾個月的性命。最終目的,就是找回三叔,和大家做一個最終的告別!所以,這版的吳邪,在「小三爺」運籌帷幄的基礎上,又多了些因病產生「力不從心」的層次感。

原著中的吳邪就是這種有點小陰鬱又有點痞里痞氣的感覺。所以,朱一龍的出演,帶著一點挑戰自己的意味。朱一龍有一種抓人的魅力,雖然一開始他扮演的吳邪有太精緻的嫌疑,但是後來各種情緒在劇情里一發酵,那種代入感就出來了。

朱一龍的眼神有戲,那種千迴百轉欲言還休的幽深,很抓人。所以,他的吳邪,偏柔軟,適合那種萬千心事腹中藏的青年狀態。至於後來,《沙海》里被局勢逼迫得陰狠粗戾的那一位,是進階版,還真的只有秦昊能撐得住。

但是,起手朱一龍的造型並不適合他。不過,總算是找到他之前被詬病的某一款時尚造型的出處——蓬頭垢面,劉海壓眉,整個人流露出一種疲倦和頹廢的「姨味」。這個造型完全掩蓋了朱一龍容貌上的優勢。

一直壓抑到第一集的末尾,決定出發去尋找三叔的吳邪,在踏上新征程前換了造型,終於恢復到正常審美標準——依然是齊劉海錫紙燙,不過可以看得出演員的皮膚狀態確實非常不好,臉頰暴瘦,眼袋突出,皮膚松垮。一笑起來,眼周圍的褶子異常突出,倒是十分貼合劇中「病怏怏」的人物設定,增加了歷經風霜後的滄桑感。但是,成也顏值,失誤也在顏值!

這一版的缺憾在於,朱一龍的顏值和眼神,壓制了張起靈這個角色的發掘和發揮,所以鐵三角出現的鏡頭裡,觀眾的視線基本集中在吳邪身上。但是朱一龍個人特質偏柔軟,在遇見胡軍扮演的二叔的時候,又被壓制,形成了主角不如配角的奇怪氣場顛倒。

劇情分布,明暗兩線交織!

走得是兩條線——明線是三人組探南海王墓葬,追查三叔吳三省的蹤跡,而暗線是胡軍飾演的二叔吳二白和謝君豪扮演的莫老闆對於當前局勢的暗中鬥爭與局面的爭奪。這兩條線層面不同,吳邪和二叔關注的點不一樣,所以,呈現出的效果完全不一樣。

其實,《盜墓筆記》裡面鐵三角的故事僅僅是皮毛,真正的戲肉是含而不露的老九門的爭鬥,這是一場曠日持久而又不見硝煙的暗戰。老九門的往事層層疊疊,諱莫如深,牽扯了太多家與國,家族與家族,家族內部的各種取捨與爭奪。吳邪作為其中的風暴眼,他家三位長輩——一窮二白三省,甚至他爺爺吳老狗那一代的老九門各個實力代表的人物,就開始了整個局面的爭奪和盤活。

吳家的布局是每個兒子物盡其用,三個兒子各走一個方向,但是都是在各自層面上竭盡全力的為整個家族的發展,以及老九門的傳承做最基礎的築基之路。而在吳家上一代一窮二白三省各司其職之外,其他老九門同輩的人物,如陳文錦,解雨臣等人的合縱連橫,構成的這一場曠日持久的爭奪才是《盜墓筆記》最核心最精髓的東西。

吳邪不過是一個揭開這段歷史的契機和引線而已,他的牽引效果,張起靈的引導作用,才是當前局面穩定的情況下,吸引觀眾去探究以前種種的誘因!

場景道具是良心,可就怕編劇撐時長!

這部盜墓電視劇道具和場景設置得很細緻。那些乾屍和古墓場景都是下功夫了的,在構建場景方面,做舊的效果是同類型里數一數二的。劇情也布局很精巧,用三個月的生命周期以及一給環環相扣的探索行動為主導,引出後面所有的參與任務和人員,構建起一個波瀾壯闊的地下世界。

為了給大家呈現更多的真實感,劇組從開拍前幾個月就開始置景籌備,前後使用6個總面積約3萬平方的攝影棚,而實際置景及影棚二次利用合計置景面積達近6萬平方。同時,劇組輾轉了西安,北京,龍泉,海南等地,製作採買了大小道具上萬餘件。造型團隊更是提前幾個月就開始設計製作劇中演員服飾,每位主演的服飾都設計了幾十套,光是預告里吳邪的衣服就有好幾套。所以,在漫長的劇情里,朱一龍的戲裝只會更多!

但是這部大陸盜墓劇《重啟之極海聽雷》的問題還是有的,首先就是從前六集所透露出來的,節奏稍微有一些散碎,再收攏一點把節奏推快一些就更好,更有力道。

南派三叔的盜墓電視劇,一直有集數過長,劇情注水的一貫問題。天下霸唱的厲害在於一直把控自己作品的集數,劇情一直保持足夠的飽滿度。而南派三叔則習慣性犯國產劇的毛病——絕大多數集數太多的國產劇,集數長不是因為故事好寫得長,就是為了注水。原因是大陸電視劇是一集一集的賣錢,你集數越長就越容易賣出高價錢。

但很多編劇根本就駕馭不了長劇集(或者是生生被投資方故意拉長劇集)。集數一旦太長,一部劇特效、劇本和演員再好,最終都毀在集數太長的注水,導致劇情拉垮和角色崩盤的情況。編劇顯然在努力創作更多的集數,卻忽略了讓自己的劇情更為緊湊才行。所以,結合南派三叔一貫的弊病,要擔心這66集的劇情容量,最後會不會把這部盜墓劇變成一個坑!

這位導演的畫面質感故意過度渲染,求取一種質感上的與眾不同。但這種色差上的明顯變化,讓自己的畫面顯得過分粗糲了。而劇情又無法和粗糲的畫面有效配合,從而形成了一種四不像的感覺。

要打破這種感覺,就得看這部盜墓電視劇《重啟之極海聽雷》後續劇情能不能把懸疑和探奇的劇情衝突做足,用實打實的劇情張力和人物情感來說話了。畢竟,這部大陸盜墓劇的前六集質量和劇情還算不錯,要是保持這個節奏,大體保持在水準之上,是應該可以的!

分享這篇文章

《獵魔武士》宣傳過猛,開播讓人失望,這部7月新番就一個正常人!

上一篇

岩井俊二的動畫短片《城鎮青年》有感,樸素畫風帶來的溫暖和治癒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