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2020美劇《美麗新世界》劇評:這部科幻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又搞砸了?

《美麗新世界》作為科幻小說的代表作品之一,從社會構建、政治體制的角度思考了「烏托邦」的美好幻想之中存在的種種問題,而這部改編自同名小說的美劇《美麗新世界》沿用了書中的種種設定,並且加入種種現代科幻的元素。

美麗新世界:穩定幸福的烏托邦

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人類不再被生育,而是在實驗室中進行胚胎培養,根據國家的需求培育不同等級的人類,從優到劣分為阿爾法α、貝塔β、伽馬γ、德爾塔δ、伊普西隆ε這五個等級,並且有+/-的等級細分,每一個等級都有屬於該等級的工作和生活模式,在社會上嚴格按照等級制度進行分工,其中阿爾法+的等級最為受到尊敬,在權力中心擔任管理等職責,人數也最少;而伊普西隆則通常是工人,受到嚴格的控制,數量眾多。每個公民在死後會被焚化,收集身體內的元素循環使用,維護世界的平衡。

在這種生存機制上存在三大社會規則:無隱私、無家庭、無一夫一妻制。在這裡,兩性關係鬆散隨意,如果有「固定」戀愛關係是一件危險、令人不齒的事情。而女性懷孕生子則是無法想像的罪過。

由於每個人都被植入監控,管理者可以隨意查取他們的記憶。除此之外,管理者通過分配精神類控制藥物——梭麻的方式,讓公民保持愉悅、放鬆的心情,保持恆久的幸福感,在這種情緒的包裹之下,沒有人會對新世界的統治提出任何質疑。每個生活在這裡的人會永遠在幸福的假象之中度過程式化的一生。

而「野蠻人聚集地」則是世界體系之中的異類,在這裡,野蠻人保持著一夫一妻制、監獄制度等現代社會的一切特徵,人在金錢上的欲望也難以得到滿足,這一切對於新世界的人來說,這種社會特徵的存在就是落後的象徵,對他們懷著普遍的惡意和獵奇態度,來聚集地遊覽被視為一種娛樂消遣的方式,野蠻人的生活像動物園裡的動物一樣被圍觀。

這部科幻電視劇中的男主人公伯納德是一個優秀的阿爾法+男性,與他人不同的是,他常常感覺到自己是新世界的異端,對於人人都深陷其中的欲望享受毫無在意,他對新世界抱有一定的懷疑,但是一方面卻在享受由於自己高貴身份在新世界獲得的一切特權,並且渴望獲得更多的權力來鞏固自己的地位。

女主列寧娜是一個貝塔科學家,從事胚胎培育相關的工作,她似乎與伯納德有著某種程度上的共性,對於新世界的規則也存在懷疑,在劇集的開始,她就因為與一個阿爾法男性保持了4個月的關係(在新世界裡已經算是具有長期關係的異類)而被約談。她在一定程度上敢於質疑新世界規則,開始不斷發展對於「自我」的感知能力。

在兩人去野蠻人居住地的時候遭遇一場經過策劃的暴動,野蠻人不滿於自己的生活和被新世界公民控制的身份,決定殺死這些來玩的遊客以泄憤。而他們兩人在野蠻人約翰的幫助下成功逃離追殺,回到新世界。由於約翰是母親和一位新世界公民生下的孩子,他的身份具有一定的特殊之處,而劇集將其塑造為一個反抗者也與他的身份呼應。

而在與列寧娜和伯納德一起回到新世界之後,野蠻人約翰掀起一番反抗的波瀾,而隱藏在背後的大佬人工智慧Indra也漸漸浮出水面,它的意圖和陰謀操控者新世界內所有人的命運。

儘管這部美劇在處理反烏托邦世界的時候已經做到構思精巧,尤其是在視覺呈現上,梭麻造成的幻象繁複美好,燈光交織在一起的時候讓觀眾不由得對這種紙醉金迷的世界產生一種不真實的嚮往感。同時,整個劇集在場景的設置上使用了非常典型的科幻式布局,冷感的建築以及質感流動簡約的服飾,大量加入的科技元素讓這部劇能夠完美展現小說中所描述的未來新世界。

從絕妙到平庸:加入人工智慧的敗筆

單從一部科幻電視劇的層面上說,這部《美麗新世界》稱得上是中規中矩的優秀作品,對於沒有閱讀過原著的觀眾而言,可以在這部美劇中看到滿滿的視覺震撼和科幻元素集成。但是從原著的高度上看,這部美劇則破壞了作者在書中的構思和文字表現力,把絕佳的作品拉低到「平庸」的地步。

其中的根本問題就在於加入了AI與人類的相互制衡這一敗筆。當然,人工智慧作為科幻母題之一,已經被探索到幾乎沒什麼好說的,而AI發展強大反過來控制人類,也是被講述到有點爛俗意味的程度,而在劇中加入這些內容,非但沒有將原作中的深刻的社會內涵講明白,連人與社會的矛盾都沒理清楚,就妄圖增加筆墨去描述人與科技的矛盾。

對於現實社會的映射是美劇《美麗新世界》的亮點之一,也是作為「反烏托邦」中較為典型的一點。赫胥黎的小說在文學成就上與奧威爾的《1984》和扎米亞金的《我們》並稱,用等級制度映射階層的固化,和教育分層的問題,用梭麻暗示低俗娛樂方式對於人們思考力的剝奪,與現在所謂的奶頭樂理論具有相似性,發泄性娛樂和滿足性遊戲的沉溺讓公民不再對統治者有所埋怨。

在這種社會進化到幾乎沒有瑕疵的境界時,整個機制是非常穩定的,每個等級各司其職,並且在胚胎教育的時候就接受了屬於自己特定等級的身份,比如伊普西隆接受到的教育就讓他們自知低人一等,有些事情無法享受,但是他們生活的樂趣就來源於此。在這種洗腦式教育的結果之下,不會有人想到反抗,因為即使出現不和諧因素,也有梭麻這樣一種物質可以將不安的情緒掐滅在搖籃里。

當然,這種穩定就是作者想要批判的一點,對欲望的無限滿足讓新世界的公民喪失對於人生意義的追求,作為人的獨立思考能力也被抹殺,而「人性」中善良、邪惡的一面統統不存在,穩定的基礎是差異性的消失,這種對於人性的磨滅讓生命等同於機器,而這無疑存在極大的倫理問題。在穩定之下,是每個人的「自願」,但是這種「自願」背後則是社會規則洗腦的成果。

美劇《美麗新世界》所缺乏的就是對這種穩定機制的深入思考和展現。由於人工智慧的加入,人們的所作所為似乎是由於內在程式的設定,而非內在的自願思考,他們從一開始就被剝奪的自我意識讓公民的覺醒和反抗看起來也足夠程式化,絲毫沒有與人性中對於「自我」的需求關聯起來。

而野蠻人約翰的到來以後聯合人工智慧的催動,讓新世界成功發生暴亂事件,打破美好的社會環境,則有一種令人熟悉的「大片感」,就仿佛超級英雄拯救世界一樣。穩定性迅速被打破,讓觀眾感受不到那種被虛假幸福包裹,永遠無法逃離的窒息感,讓劇情足夠爽、足夠抓人眼球,但是缺乏「細思恐極」的深度。

或許《美麗新世界》這部美劇在口碑上被評價為「既不新穎(new),也不大膽(brave)」的結果可以讓導演認識到,科幻劇並不是科幻元素越多越好。對於一些經典IP來說,最吸引人的並不是其中有多少現代感十足的新奇玩意,而是在科幻外表之下的深刻思想內涵。

分享這篇文章

2020美劇推薦《大政治家/政客》第二季,一口氣看完全集,我有點目瞪口呆

上一篇

唯一能與宇崎花正面較量的角色,而且動畫男主角還是觀眾自己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