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西班牙動畫電影推薦《皺紋》:溫暖的鏡頭下刻畫著世間殘酷的別離

2012年以皇家馬德里、巴薩羅那等足球豪門和鬥牛士聞名世界的西班牙上映了一部「別樣」的動畫電影。說它「別樣」原因有二。首先,在當今世界動畫界美國和日本的動畫大有「瓜分」世界動畫市場的勁頭,每年都會有太多的日美動畫爭相上映讓人「應接不暇」。當然每年除了日本和美國的「主流」動畫,也會「蹦出來」幾部別的國家的「非主流」動畫闖入大家的眼帘。

其次,對於動畫來說,毋庸置疑的是它的受眾群體大部分都是年輕人,雖然近幾年有很多動畫人開始將受眾群體轉變為成年人,但這也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而西班牙這部動畫《皺紋》就屬於這小部分動畫。

西班牙的動畫電影《皺紋》是為數不多的一部探討阿爾茲海默病(也就是我們世人所熟知的老年痴呆症)的動畫片。

隨著社會的不斷進步的今天,我們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大部分人也都不需要為了吃飽而發愁,取而代之的是思考怎樣讓自己的生活更有質量,所以現在的人相比較於古代的人也更加健康和長壽,人口老齡化的問題也隨之而來。

像西班牙這樣的老牌歐洲發達國家,人口老齡化的問題更是日益嚴重,而老年人一旦患上阿爾茲海默病就像被判「死刑」一般,這種依然困擾當今世界醫學界的「絕症」,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慢慢抹去老人最寶貴的人生記憶。

01 讓你最愛的人在你面前逐漸忘記你,這猶如「酷刑」般的疾病

讓人心痛的是,這種猶如「酷刑」般的疾病距離你我的生活並不遙遠,我們每個人的身邊都會多多少少有一些被阿爾茲海默病困擾的老人。

發病初期的他們會常常忘記事情,就像電影開始時主角埃米利奧那樣,忘記了自己早已從銀行退休,面對自己的兒子兒媳熟練地辦理著貸款業務;而像片中穆德斯托那樣完全已經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則是發病的晚期階段,日常作息全靠他的老伴多洛絲照顧。

因為電影的主角是一群老人,而電影的主題也是關於阿爾茲海默病,所以本片的情節和鏡頭語言都十分的緩慢,就像主角埃米利奧親口講述出來一般娓娓道來。

影片一開始,埃米利奧給駁回了眼前的兩位年輕夫妻的貸款請求,而畫面一轉辦公桌變成了立在床上的小餐桌,擺放在辦公桌上的貸款申請也變成了冒著熱氣的晚餐,西裝革履的埃米利奧也變成了一個穿著睡衣的垂暮老人,面前的年輕夫妻也變成了他的兒子和兒媳。

從埃米利奧和兒子之間的爭吵我們不難得知,埃米利奧已經患上了阿爾茲海默病,處於發病初期的他正在一點一滴地忘記他身邊的人或事,常言道「久病床前無孝子」,埃米利奧的兒子全然不顧兒媳的勸阻,在父親面前大倒苦水,老埃米利奧憤怒地掀翻了面前的晚餐,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和無助。

導演在電影開頭精心設計了老埃米利奧和兒子之間的「衝突」,既交代了人物背景也為之後老埃米利奧被兒子送進養老院留下了伏筆。

其實整部電影可以簡單地分成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講述的是老埃米利奧並沒有意識到他自己已經生病,他不明白自己的兒子為什麼要把他送進養老院,在他自己的眼裡他是整個養老院裡唯一的「正常人」,面對養老院裡一個個垂暮的老人,老埃米利奧內心的委屈和孤獨被無限放大。

而第二部分講述的則是老埃米利奧隨著病情的加重,他自己逐漸能夠意識到自己已經生病,而且因為護工的一次疏忽,他也得知自己服用的藥物與阿爾茲海默病重症患者穆德斯托是一樣的,這也間接印證了他自己的想法,老埃米利奧內心的委屈和孤獨逐漸轉化成了絕望和憤怒。

導演刻畫的主要形象是養老院中的老人像老埃米利奧、老米吉爾、老安東尼婭等,而對於他們的親人導演沒有刻意的醜化或者善意的美化,有的只是現實般的還原。

老人們的親人包括主角老埃米利奧的兒子、兒媳和孫子的鏡頭都不多,在為數不多的情節鏡頭下,老埃米利奧已經病重到忘記了自己有個孫子,但是面對淘氣的孫子老埃米利奧也並沒有生氣;老安東尼婭總是在平時收集一些茶包、黃油和果醬這些小東西,而在她與孫子見面的時候她就把這些「珍寶」都給了自己一臉嫌棄的孫子。

導演並沒有刻意地去描繪老人們的家人,因為對於這些可憐的老人來說,他們的家人也是同樣值得同情的。但是從一些小小的細節上,比如老人院中一直在尋找電話的老太太,找老米吉爾買狗的老馬丁,他們其實都在向我們表明在養老院中的老人們愈發孤獨,他們急切地想要見到自己的親人。

阿爾茲海默病像就像是一種「殘酷的刑罰」,它會讓你逐漸忘記自己最親近和最愛的人,導演也是通過這些細節表達出老人只是希望在忘記一切之前得到家人的陪伴,僅此而已。

02 導演用溫暖的鏡頭和細節,講述著這世上最殘酷的別離

整部《皺紋》看下來,你會發現導演對於患上阿爾茲海默病的老人,使用了最溫暖的鏡頭和情節。患病的老人們終將會忘記所有,包括他們的摯愛之人,面對如此殘酷的別離,整部電影並沒有一股腦地充斥著悲觀和壓抑,恰恰與之相反,整部電影給人一種「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的溫暖觸感。

近年來以患上阿爾茲海默病的老人為主角電影越來越多,但是他們大多數還沒能走出大打親情牌,賺足觀眾眼淚的同時對觀者一味地「說教」,教人怎樣去照顧和關懷老人。

而《皺紋》中你不會發現導演的「說教」和「催淚彈」,有的只是老人們之間面對親情、愛情和友情時的一個個小故事。這一個個小故事是如此的真實,真實到就像發生在你我身邊,而不是像別的影視劇那樣對情節刻意去「藝術加工」。

就像電影中導演對於親情的刻畫,並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是妻賢子孝的,在面對患病的老人時,也並不是所有的家庭都選擇陪伴和包容的,就像老埃米利奧剛被送到養老院不久,他的兒子就把老埃米利奧的房子掛上了出售的牌子。這樣真實的情節也更容易將觀者帶入到劇情當中去,腦海中浮現著你身邊正在發生或者已經發生的同樣的事 ,對錯交給觀眾自己來評判。

老人院中老人眾多,而電影時間有限,所以導演給老埃米利奧設定了一個「小團體」。小團體中有一對讓人羨慕的青梅竹馬——穆德斯托和多洛絲,導演也是通過刻畫二人之間堅貞不渝的愛情讓整部電影對於老年人的刻畫變得充實和豐滿。

老人們的愛情不像年輕人那樣炙熱和濃烈,但是歷久彌堅,就像電影中的多洛絲本身並沒有任何健康上的問題,但是為了照顧自己的老伴穆德斯托,她毅然地來到了這個老米吉爾口中的監獄。

而導演設置這樣一對羨煞別人的神仙眷戀的另一個目的,就是引出電影後半段的主旨,對於親人的陪伴,重度阿爾茲海默病人是可以意識到的,多洛絲反覆在穆德斯托耳邊重複的那句話,就像一座燈塔,指引著穆德斯托回家的路。

導演將老埃米利奧和老米吉爾之間的友誼設定為整部動畫的高潮部分,二人雖然從電影一開始就是室友,但是二人起初卻並不「合拍」,甚至有些針鋒相對。

老米吉爾整日捉弄老人院的老人們,並且以此為樂,而老埃米利奧很不贊同老米吉爾的做法,但其實二人都深受阿爾茲海默病困擾,同病相憐的二人因為都沒有親情和愛情可以寄託,所以激發了二人深厚的友誼。

老米吉爾最終也是因為這份真摯的友誼,放棄了埋藏在心中的自殺念頭,來到了已經變成重度阿爾茲海默病的老埃米利奧身邊,學著多洛絲的樣子,擔任起他的領路人。

03 寫在最後

電影一開始在老埃米利奧進入養老院的時候,老埃米利奧仿佛回到了自己孩童時代第一次上學時的樣子,面對著同學們的目光,埃米利奧內心充滿了恐懼和孤獨。我們總是說「老小孩」,說人老了以後就像孩子一樣。

確實,老人有些時候會像小孩子一樣「調皮」和「任性」,甚至是需要作為晚輩的我們來哄,而得了阿爾茲海默病的老人就像電影中描繪的那樣,是一個心中充滿恐懼和孤獨的「孩子」。

這世界上最殘酷的別離,恐怕就是你最愛的人就在你身邊而你會逐漸將他遺忘,而更讓我們絕望的就是這一幕幕無時無刻正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邊上演,而且面對我們的至親之人,我們絲毫都沒有辦法。

如果你正面臨著這樣的別離,我希望你能像西班牙動畫電影《皺紋》中的老米吉爾,溫柔地對待他們,堅定地指引著他們回家的路。

分享這篇文章

岡田麿里動畫電影推薦《朝花夕誓》,人生就是不斷邂逅與離別

上一篇

一拳超人:琦玉老師收養波奇和黑精的真實原因是?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