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總是聽到國漫崛起,但國產動漫和日本動漫差距到底有多大?

在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那個時代的小孩不像現在有這麼多可以消遣時光的「法寶」,一台小小的電視機里為數不多的動畫片就承載了我們那一代人大部分的童年記憶。

當時的電視不像現在這樣動輒幾十甚至幾百個不同的頻道,供給我們的選擇很少,但是每每想起在暑假裡被父母反鎖在家偷偷看動畫片的那個自己時,仿佛時光一下子就回到了那個充滿蟬鳴的炎熱午後。

那時的我不知道什麼是國產動畫和日本動畫,也是在很多年以後才知道自己兒時所追捧的《海爾兄弟》、《哪吒鬧海》、《九色鹿》和《雪孩子》等等是國產動畫,而《美少女戰士》、《名偵探柯南》、《魔卡少女櫻》和《灌籃高手》等等都是來自日本的動畫,童年的我像是一塊小海綿,「貪婪」地吸收著所有來自動畫片中的色彩,也正是這些色彩組成了我五彩斑斕的童年時光。

因為從小對於動畫片的喜愛,所以導致我在變成少年之後依然沒能逃離動畫的「魔爪」。喜歡看的日本動畫主角從柯南和水兵月也變成了鳴人和路飛,但是讓當時的我詫異的是國產動畫角色依然停留在孫悟空和哪吒身上。

當時的我隨著年齡的增長逐漸明白,自己作為一個中國人對於日本這個曾經的「仇人」應該抱有「苦大仇深」的念頭,但是自己總是「不爭氣」地把頻道從《哪吒傳奇》切換到了《七龍珠》,內心一邊暗暗地罵自己沒用一邊被精彩的劇情所吸引。

時至今日,我仍然喜歡看動畫,如果你問我我喜歡看的動畫片或者動漫作品是什麼,我會像一名收藏家一樣抱著你一部一部地「如數家珍」。但是如果你問我你喜歡看的國產動畫或者動漫作品是什麼時,我的回答可能還是幾十年前的《大鬧天宮》和《哪吒鬧海》。

在最近幾年,我們總是能聽到國產動漫終於崛起的聲音,但是國產動漫是真的崛起了還是只是在我們「嘴裡」崛起了呢,國產動漫和日本動漫的差距到底又有多大呢?

中、日動漫的前世

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國動畫人製作出了具有跨時代里程碑意義的代表性作品——《大鬧天宮》。孫悟空這個吳承恩筆下的「齊天大聖」作為彩色動畫形象也第一次登上了國際的舞台,他手持金箍棒身著五彩琉璃甲隻身挑戰十萬天兵天將的經典橋段,也被如實地還原到了大熒幕之上。

《大鬧天宮》的畫風是中國特有的水墨畫,而中國水墨畫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意境叫做留白,而動畫的主旨就是創造夢境,通過引導觀者激發大家的想像力去遨遊在動畫之中,動畫的造夢之意與國畫的留白意境正好緊密貼合。

中國作為一個幾千年的文明古國,因為近代史上的列強壓迫和曠日持久的戰爭,讓中國逐漸淡出了全世界的視野。但是《大鬧天宮》正好出生的恰逢其時,誕生於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大鬧天宮》就像新中國給世界遞出了一張嶄新的名片,瞬間引來了全世界的觀摩。

而來自中國動畫人的「造夢」和國畫獨有的「留白」意境也成功打造了一部真正屬於這個東方古文明的史詩,《大鬧天宮》也一舉擊碎了世界上所有國家公認的動畫就是「美國迪士尼動畫」的固有思想。

彼時,日本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國,國內所有行業都遭受重創,需要很長時間來復甦,日本國內也沒有人想要從事動畫創作這種「製造小孩子的玩意」的職業,而這部來自中國的《大鬧天宮》中孫悟空打破一切陳舊觀念,敢於立身於天地之間與十萬天兵天將隻身戰鬥的形象也深刻地影響了日本幾代年輕人的命運。

手塚治虫、宮崎駿、高畑勛等等這些日後在動漫界被「封神」的日本動漫大師都在這些被影響的日本年輕人之列,《大鬧天宮》給他們帶來的並不只是單純的視覺上的震撼,而是直接影響了他們的一生,也堅定了他們要走上動漫創作道路的決心和信念。

雖然我們總是常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但是新中國第一代動畫人給我們帶來了一部又一部不可磨滅的「史詩」,《大鬧天宮》和《哪吒鬧海》等這樣的跨世巨作我想就算是放在幾十年後的今天來看,帶給我們的震撼也是不減當年,而這些幾十年前的貼著中國「標籤」的作品也是影響到了全世界幾代動畫人。這些幾十年前的巔峰之作讓中國動漫第一次登上了備受尊崇的國際舞台,但是令所有人詫異的是直到今天,這也是最後一次。

中、日動漫的今生

時間像一輛飛速行進的馬車,一刻不停地飛奔疾馳,像《大鬧天宮》這樣的史詩巨製也慢慢被時間蒙上了灰塵,早已經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就已經立足於國際舞台的國產動漫,卻迎來了「固步自封」的幾十年。

「動漫就是小孩子的玩意」這種觀念也在幾代人的腦海中根深蒂固,《喜羊羊與灰太狼》、《熊出沒》等這樣的動漫作品也是應運而生,國產動畫在「就是小孩子愛看的玩意」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反觀日本動漫,被《大鬧天宮》深刻影響的那一代動畫人已經逐漸統治了整個日本動漫界甚至成為了全球動漫的風向標。同樣是上個世紀60年代,日本「動漫之神」手塚治虫成立了「蟲工作室」,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同樣影響了幾代人的《鐵臂阿童木》,在此之後日本動漫高速發展,迅速躋身成為日本國內的支柱產業之一。

早已經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中葉,日本已經有動畫人提出將動畫的受眾群體由幼年兒童轉變為青少年,在此之後得益於日本動畫人的不斷進取和努力,動畫的受眾群體也已經不滿足於青少年,逐漸「擴張」到了成年人的範疇。

既然提到差距,我們就應該客觀和理性的分析中、日動漫作品的差距具體存在於哪裡。前文中提到的中、日兩國對於動漫受眾的選擇已經能讓我們對其中的差距可見一斑,當然日本動漫的飛速發展與日本政府對於動漫的扶持和重視的態度是離不開的。

日本對於動漫有著十分嚴格的分級制度,一部動漫製作之初,動畫人就要明白你的動漫所針對和適合的人群,這樣的分級制度可以說既保護了日本動漫的全面發展也保護了日本各個年齡層對於各種動漫的甄選權利。

而反觀中國動漫,我們並沒有這樣嚴格的分級制度,所以就造成了所有五花十色的動漫一股腦映入眼帘的尷尬局面,而這些作品也是良莠不齊,所以有些很好的國產動漫作品不得不考慮全年齡段所有人的接受程度,要麼增加讓人云里霧裡的講解,要麼直接「一刀切」。

好看的動漫作品都離不開它身後創作者艱辛、努力地付出,而中、日動漫作者在凝結著自己心血的作品中能獲得的回報也是天壤之別。舉例來說,日本的動漫作家在製作出自己滿意的作品之後,首先會嘗試在小中型雜誌上投稿,在稿件得到雜誌編輯的認可之後會獲得連載機會。

隨著你的作品知名度逐漸提高,日本大型的漫畫雜誌會主動聯繫作者「跳槽」,而大部分作者也會藉此機會躋身到主流動漫作者之列,再然後你的動漫作品會被大的出版商購買然後發行單行本,接著你的動漫作品就會被改編成動畫作品,隨之而來的就是功成名就。

反觀國內的動漫作品,你可以回想一下你有多久沒有見過一本國產動漫單行本了?你是不是對於動漫單行本的記憶還停留在兒時的小兒書呢?在所有動漫作者創作的初期,稿費都是一份必不可少的收入,它支撐著作者們在創作的初期不會餓肚子。

相比較日本國內對於動漫作者的肯定和支持,對於中國國內的普通動漫作者,根本就不會奢求家人能夠理解和支持你選擇動漫作者這個行業,只要家人不強烈反對就已經是「阿彌陀佛」了。創作初期稿費的缺失不只是生活沒有保證,更多的是作為動漫作者的你沒辦法知道你創作的作品會不會得到主流的認可,所以很多很多選擇動漫行業的作者會最終「無疾而終」。

而且對於中、日動漫作者創作收益還有一個巨大的差距:據不完全統計,日、美這些「動漫大國」,一部被搬上熒幕的動漫作品的票房收入只占整部作品所有收入的40%,剩餘60%來自於動漫周邊產品。

中國的動漫作品的票房收入占整部作品所有收入的90%以上,只有很少一部分的周邊產品收入。所以在國內,一部作品終於可以力破萬難登上大熒幕所帶來的並不是鮮花和榮譽,而是一場「豪賭」。

說完動漫作品收益上的差距,我們再來比較一下中、日動漫作品內容上存在的差距。眾所周知,一部好的動漫作品與吸引人的劇情內核和精細的人物設定都是分不開的。在日本動漫蓬勃發展的今天,讓人讚不絕口的作品層出不窮,前文中提到的日本對於動漫作品精準的分級制度,也可以讓日本的動漫作者可以脫離桎梏、大膽去畫。

就拿日本熱血向動漫來說,一部優秀的熱血動漫作品通俗來說就是要讓觀者在觀賞作品的時候能感覺到熱血沸騰。比如火得一塌糊塗的《一拳超人》系列,平心而論《一拳超人》的劇情在熱血向動漫中屬於比較簡單的,但是它出彩的地方就是對所有人物和背景等這些細節的刻畫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

在《一拳超人》海王篇中,製作一集的原畫師就達到了22名,他們有的負責畫雨水、有的負責畫被打飛的傑諾斯、甚至專門有一名原畫師負責畫無證騎士的那輛自行車。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需要一個人來畫一輛自行車?那麼請你現在回想一下,你看過的所有國產動畫中對於車輛或者機械的描繪,是不是都是使用的3D模型或者直接更省事拉一個遠景模糊掉,又或者把它們用誇張的手法畫出來,是不是看著有一種滿滿的違和感。那你現在在去看一下一拳超人中無證騎士的那輛自行車,你就會發現,日本動漫對於精細程度的把控已經達到了「變態」的級別。

既然是熱血動漫,打鬥場面是離不開的,不管是漫畫還是動畫,打鬥場景最重要的就是分鏡,角色在快速運動中的形態把握和角色與角色之間碰撞時每塊肌肉的形態等等這些,都是在一代又一代日本原畫師前赴後繼中繼承下來的「結晶」。

反觀國產動畫,我們不得不承認,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國產動漫人在模仿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畫風、畫面質量、故事情節、音樂等等這些都在不斷效仿別人的樣子,但是日本動漫的分鏡和打鬥場景是無論如何也模仿不來的。因為這些東西不是一個或者幾個人靠模仿就能做到的,需要的是一代甚至幾代動畫人在實踐中一步步摸索、積累之後的產物。而國內動漫作者大多數仍在考慮如何吃飽,就更不用去考慮怎樣花重金去聘請助手了。

所以除了模仿,有更大一批動漫作者選擇了更加「取巧」的辦法,創作流量「IP」,時至今日,我們打開當下最流行的漫畫APP,各種只追求「流量」和「套現」技巧的「IP」爭相映入眼帘。

而如果你作為一名真正喜歡並且熱愛動漫作品的用戶來說,這樣「取巧」的方法是十分悲哀的,因為這種動漫作品從創作之初考慮的就不是掌聲和榮譽,它們就是單純的為了「IP」服務,考慮的是這個「IP」會不會成為爆款呢?這個「IP」會不會改編成真人劇呢?這個「IP」能不能創作出又一個「圈錢」的遊戲呢?

如果我們真正的客觀、冷靜的分析國產動漫和日本動漫之間的差距的話,你會發現差距不但存在而且已經達到了「天壤之別」。誠然,這種差距也並不只是單純的因為我們缺少好的作者、好的團隊和好的劇本,從本質上來說我們一是缺少像吉卜力工作室、京都工作室、骨頭社等等這些早已蜚聲海外的動漫工作室;二是缺少來自於社會對於動漫行業的肯定和國家對於動漫行業的扶持,所以這些差距是不可能靠著一朝一夕就能追趕上的。

寫在最後,讓我們暢想國產動漫的未來

就像社會前進和發展的前提條件是需要人才一樣,國產動漫界也需要不斷的有人才的輸入才能有更好的發展和創新,而發展和創新的重要手段就是要客觀地認清我們與動漫強國之間的差距。

只有認清差距才能讓我們更好地去創造未來,讓我們欣喜的是國產動漫業內還有很多持之以恆的作者們在不懈努力,也只有像他們一樣的一代又一代的動畫人的不懈努力,才能造就真正屬於我們國產動漫的未來。

近幾年,不斷湧現出了越來越多屬於中國,中國原創的動漫作品爭相上映,國內廣大動漫迷也為之欣慰和振奮。如果說《大鬧天宮》影響了一代甚至是幾代世界動畫人的話,那我作為一名動漫迷也迫切地希望終究能有一天,我們國產的動漫能像當年「單挑」十萬天兵天將的孫悟空那樣,徹徹底底地震撼世界動漫界一把。

分享這篇文章

Re0聖域秘密揭開,魔女艾姬多娜高冷外表下,也有著可愛氣質!

上一篇

死神人物:藍染惣右介為何能成為最具魅力的動漫反派角色?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