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看了無數青春電影,我心中當之無愧的NO.1還是《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的某一個下午,史蒂芬·金坐在緬因州的家中,正在構思自己的下一本小說。

那是屬於暢銷小說家的黃金年代,沒有電子屏幕上的碎片化閱讀,也不必擔心在社交媒體上被英國的同行拉黑,人們的主要娛樂方式還是電影電視和讀書——而那時史蒂芬·金不會想到,他的作品會在今後的四十年裡,成為這三項娛樂方式的重要內容以及創意來源。

布萊恩·德·帕爾瑪版本的《魔女嘉莉》是史蒂芬·金最滿意的電影改編作品。當然,當時的他已經是一名極其出色的暢銷小說家了。隨著《魔女嘉莉》、《閃靈》、《撒冷地》等小說的出版和大賣,史蒂芬·金可以說是一時風頭無兩。可能他唯一的煩惱是來自編輯的嘮叨——由於他大賣的小說都是恐怖小說,編輯們擔心他被永遠貼上「恐怖小說作家」的標籤,將來一旦有其他類型的作品問世,便賣不出去了。

史蒂芬·金並不滿意庫布里克對《閃靈》的改編。史蒂芬·金對此不以為然,回應也頗為「寵粉」:「如果讀者喜歡的話,那我就接著寫恐怖小說好了,這樣也不錯。」畢竟,他可是對自己的作品相當自信。

1980年,傳奇導演斯坦利·庫布里克根據他的恐怖小說《閃靈》拍攝了同名電影,然而這部在未來被很多人奉為「影史最佳恐怖片」的電影,史蒂芬·金本人卻表示「並不喜歡」,原因是庫布里克並沒有尊重原著——這當然可以理解,世界上還會有誰比原著作者更加原著黨呢?估計後來也是越想越氣,十多年後,史蒂芬·金親自操刀上陣,參與編寫並製作了美劇版《閃靈》。至於最終效果嘛,我們只能說: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史蒂芬·金「欲與庫布里克試比高」,拍出的美劇版《閃靈》。然而,即使自信到可以跨界挑戰名導演,那時史蒂芬·金的內心還是有自我懷疑的聲音存在。

這股情緒的源頭要追溯到史蒂芬·金的幼年時期,當時的他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說,並通過兜售給同學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這件事情被校長知道後,他被勒令將錢退回,並被訓斥了一番:「史蒂芬,你明明才華橫溢,為什麼要寫這些垃圾東西呢?」。這句話,成為了史蒂芬·金一生的噩夢。

史蒂芬·金

所以每當看到那些批判自己作品的書評時,他總是想起老校長的那番話——自己真的是在寫垃圾嗎?真的是在浪費自己的才華嗎?

因此,在專攻恐怖小說八年後,1982年,史蒂芬·金出版了《四季奇譚》,這部包含了四篇中篇小說的作品,其中有三篇和恐怖沒什麼關係,只有一部勉強能看到些以往作品的影子。史蒂芬·金說,這是他傾注了最多心血的一本書。

大名鼎鼎的《肖申克的救贖》也改編自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說。可以說,他的心血並沒有白費。《四季奇譚》的四篇小說分別對應了春夏秋冬,其子標題分別為:春天的希望,夏日沉淪,不再純真的秋天,以及暮冬重生。其中春、夏、秋均被改編成了電影,他們分別是:《肖申克的救贖》,《納粹追兇》以及在三十四年前的今天上映的《站在我這邊》。

站在我這邊 (1986)

(又譯作:伴我同行)

導演: 羅伯·萊納

編劇: 雷納爾多·吉迪恩 / 布魯斯·A·埃文斯 / 史蒂芬·金主演: 瑞凡·菲尼克斯 / 威爾·惠頓 / 科里·費爾德曼 / 傑瑞·奧康奈爾 / 約翰·庫薩克類型: 劇情 / 兒童 / 冒險製片國家/地區: 美國上映日期: 1986-08-08(美國)片長: 89分鐘又名: 站在我這邊(台) / 與我常在 / 同仇敵愾

豆瓣 :8.9分

當羅伯·萊納第一次讀到《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的原著《屍體》時,便產生了將它改編成電影的想法。演員出身的他在幾年前剛剛憑藉一部《搖滾萬萬歲》在好萊塢打出名聲,後來又指導了校園愛情喜劇《校門外》,挖掘了自己在青少年題材上的潛力。而《屍體》這麼優秀的青少年題材小說的出現,正好對了羅伯·萊納的胃口。

羅伯·萊納的上一部作品《校門外》

然而籌備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彼時距離《怪奇物語》爆紅還有三十餘年,投資方對這個「小孩子們湊在一起尋找屍體」的故事相當缺乏信心,這種不自信也傳染給了羅伯·萊納。據導演吐露,在開拍前兩天,有投資方要撤資,最後還是自己在演員時期相識的製片人諾曼·利爾拍板投資,從而拯救了這部電影。

2016年開播的網飛大熱劇集《怪奇物語》,選角過程則要輕鬆得多。主角戈迪的飾演者威爾·惠頓是童星出身,出演過幾個電視電影的他,憑藉經紀人拿到的機會通過了試鏡,在《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之後,更是靠出演《星際迷航》系列名聲大噪。

《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時期的威爾·惠頓。

不過,中國觀眾可能更熟悉他在美劇《生活大爆炸》中的本色客串,每次出場都與謝爾頓相愛相殺。

威爾·惠頓客串《生活大爆炸》

他也在劇中吐槽過自己被歲月碾過的顏值:我很討厭去試鏡。我一走進去,就感覺到他們在想,他以前多可愛啊,到底發生了啥?!

中年的威爾·惠頓

科里·費爾德曼也是童星出身,不過他的星途似乎更加順利——在年幼時期,他便拍攝了包括麥當勞廣告在內的一百多個廣告了。

科里·費爾德曼飾演泰迪

他拿到泰迪這個角色的經歷很值得玩味:劇組面試了很多人都不滿意,於是父母是經紀人的科里·費爾德曼便遵從他們的命令來試一試。

我們無法揣測費爾德曼的心情,不過根據導演的說法,他展現出了不同於其他孩童的憤怒感(可能其他孩子不會被父母逼著拍那麼多廣告吧),這正是一個敢於閃火車的角色所需要的特質,總之,萊納決定就是他了。

傑瑞·奧康奈爾與前兩人不同,他的表演生涯是從《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開始的。據說在面試時,萊納導演一眼便相中了這個小胖子。值得一提的是,與《哈利·波特》系列中納威的飾演者馬修·劉易斯類似,奧康奈爾也算是親自證明了「胖子都是潛力股」這句話。

《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中的傑瑞·奧康奈爾

本來是作為四人行中的喜劇角色的他,在長大後顏值逆襲,娶了麗貝卡·羅梅恩(老版本《X戰警》中的魔形女)做老婆,演藝事業也順風順水。

在《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二十五周年的訪談中,萊納導演和威爾·惠頓以及科里·費爾德曼坐在一起又看了一遍《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當奧康奈爾飾演的維恩第一次出場時,萊納導演攤開手開玩笑地大喊:「這個小胖子,娶了麗貝卡·羅梅恩!這個小胖子啊!」

中年傑瑞·奧康奈爾與其妻麗貝卡·羅梅恩

不過,在主演的四個小孩子中,最被影迷所記住的,還要屬克里斯的飾演者——瑞凡·菲尼克斯了。

瑞凡於1970年8月23日生於美國俄勒岡州馬德拉斯,他的名字是取自赫爾曼·黑塞著作《悉達多》中的生命之河(River),中間名Jude是取自披頭士的著名歌曲《Hey, Jude》。他的嬉皮士父母給他的弟弟妹妹們所取的名字也同樣充滿意象化:分別是Rain(雨),Leaf(葉),Liberty(自由) 和 Summer(夏天)。

《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中的瑞凡·菲尼克斯

他們一家在1973年加入了邪教「上帝之子」,這個臭名昭著的教團給年幼的瑞凡帶來了非常沉重的陰影,使他無法去學校接受教育,童年生活也非常拮据。七十年代末,瑞凡一家脫離了「上帝之子」,並把自己的姓氏改為「菲尼克斯」(Phoenix),即為鳳凰,象徵著浴火重生。

脫離了苦海的瑞凡開始了新的生活。儘管沒接受過什么正規教育,瑞凡·菲尼克斯還是在音樂和表演上展現出了驚人天賦。在街頭表演被星探發現後,瑞凡和他的弟弟妹妹們便開始了電視演藝生涯,並在他15歲的時候,出演了《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成為了家喻戶曉的演員。

同為童星的費爾德曼一早與瑞凡相識,並因此在戲裡產生默契。而第一次與瑞凡合作的威爾·惠頓則是被瑞凡嚇了一跳:他所展現出來的東西,遠超他的年齡,簡直難以置信。

如果你覺得威爾·惠頓是在恭維人的話,可以看看萊納導演的評價:他是少年版的詹姆斯·迪恩。不幸的是,和詹姆斯·迪恩一樣,我們再也沒有機會知道他們的演藝生涯究竟可以達到一個怎樣的高度了。

英年早逝的瑞凡·菲尼克斯

1993年10月31日,年僅23歲的瑞凡·菲尼克斯因藥物問題於西好萊塢逝世。在27年後的奧斯卡頒獎禮上,當年與哥哥一起在街頭賣唱的Leaf Phoenix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在感謝致辭的最後,他提到了哥哥在17歲時寫下的歌詞:Run to the rescue with love andpeace will follow。

這個與哥哥具有相同驚人天賦的弟弟,現在已名滿天下,或許你更熟悉他的另一個名字——華金·菲尼克斯。

瑞凡·菲尼克斯的弟弟華金·菲尼克斯憑藉《小丑》斬獲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也許是一語成讖,《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的開場,就是瑞凡·菲尼克斯飾演的克里斯死亡的消息見報,同樣的英年早逝,同樣的猝不及防。

然而片中角色與演員的巧合不止於此:

在電影中,戈迪作為史蒂芬·金的投射,長大後成為了作家,育有兩個孩子,影片也是以他為第一視角敘述。而戈迪的扮演者威爾·惠頓,也有兩個孩子,在之後的諸多作品中,他也擔任了講述《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幕後故事的那個人。

泰迪在電影中命途多舛,參軍不成又進了監獄,最後好不容易才安頓下來。其飾演者費爾德曼的生活也好不到哪裡去,由於年少成名又揮霍無度且吸毒成癮,15歲時身價就超過百萬的他,銀行里卻只有四萬美元。

相對有趣的是傑瑞的飾演者奧康奈爾,電影裡的他雖然是個小胖子,但卻很注意形象,外出冒險也要帶個梳子。最後他真的成為了大帥哥,而影片最後他也是最歡樂的,撿到一個硬幣,開心得像個大贏家。影片之外,奧康奈爾也真的成為他們之中的人生贏家,迎娶大美女,事業也順風順水——以至於二十五年後還要被當初的同事在背後吐槽。

不僅如此,他們之間的關係走向也如同這部青春電影一般。在電影的最後,經過冒險的四人回到了家鄉小鎮,觀眾們本會以為他們的友情會一直持續下去,但通過戈迪的敘述,我們得知,後來他們逐漸變得陌生,成為了點頭之交。

在我們美好的想像中,一起拍過電影的四個孩子總會成為一輩子的好朋友,然而事實上並沒有。

威爾·惠頓在《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上映二十五周年訪談中說到,在電影拍攝結束之後,除了和奧康奈爾的一次短暫合作,這是他第一次重新見到主創們。科里·費爾德曼表示了贊同,他說自己也只是在不久之前的一次漫展上見到了奧康奈爾,並對他說了一句「老婆找得好啊!」並擊了個掌(他們好像真的很在意這件事情)。

我想,這就是《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如此經典的原因之一。不像那些自戀的青春片,很多人的童年時代並沒有那麼靚麗多彩,回憶起來也不總是陽光。我們的童年,或許正如《站在我這邊/伴我同行》中那樣,無聊的小鎮,夏天的熱浪,和一次自以為是的冒險。

當我們長大後回過頭看,那次我們自以為驚心動魄的冒險,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周末,但也正是從那次之後,從前如世界一般大的家鄉便慢慢縮小了,自己開始想要去擁抱更大的天空,而兒時那些陪自己冒險的玩伴,也一個個消失在生活之中。

I never had any friends later on like the ones I had when I was 12.Jesus, does anyone?我後來再也沒交到像十二歲時那幫人一樣好的朋友, 也許每個人都是如此吧?

分享這篇文章

新種星人降臨!國產科幻動漫IP《終鑰之歌》動畫企劃《終鑰戰紀》啟航

上一篇

一鏡到底的戰爭電影《1917》影評:它奪得奧斯卡,不僅僅是戰爭美學!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