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抗戰電影《八佰》刪減的13分鐘內容和被忽略的細節,你都知道嗎?

上映首日票房破3億,管虎執導的抗戰電影《八佰》真正打響了影院復工後的第一炮。

《八佰》的熱映,讓坐落在上海蘇州河北的四行倉庫再次進入大眾視線。83年前,對外號稱「八百人」,實際只有四百餘人的一支部隊,在四行倉庫里,面對數十萬洶湧而來的侵華日軍,頑強抵抗了四天四夜。這部抗戰電影正是改編了這一段歷史。

《八佰》原定去年7月5日上映,6月25日宣布撤檔。

不料今年初的疫情,讓影片的上映時間一拖再拖。這其中自然也聽到了很多關於這部抗戰大片為什麼會撤檔的流言蜚語。時隔一年多,電影《八佰》終於上映。

比起原版的160分鐘,公映版本時長為147分鐘。下面我們來看刪減的13分鐘到底是什麼?

  • 歐豪的角色

歐豪飾演的端午是前半段劇情里的主要人物,也是整部電影裡最先登場的一個。

原版對他的身份背景有一個比較完整的構建,在開頭對於他的描寫用了不短的時間。公映版則是讓他很快地進入到了倉庫,準備戰鬥,沒有具體展現他是如何被收編的過程。

  • 護旗的戲份

公映版里有兩場重頭戲:

第一個是鄭愷飾演的陳樹生身掛手榴彈跳樓自爆;

第二個是第四天謝晉元(杜淳 飾)下令大家撤退過橋的過程。

其實在原版里,重頭戲是第三天的護旗部分。

因為一些大家都懂的原因,公映版里的旗子是沒有給特寫鏡頭的。注意我說的,不是不給鏡頭,只是不給特寫鏡頭。很多場景保留了旗子的大遠景,或者做虛化處理。為什麼要送旗,這旗子應該怎麼送,在原版里都有詳細的交代。另外再說一下,在電影裡護旗部分日軍出動了戰鬥機掃射旗子,這在歷史上是不存在的。因為日本怕誤傷租界,所以沒有使用重火力的武器。

不過雖然刪減了這麼多,但這場護旗戰役的情感渲染力還是很好地傳達給了觀眾。

  • 阮經天的角色

這部抗戰電影本來是有阮經天的,但公映版里把這個角色完全刪掉了。

阮經天飾演的是一名中國台灣籍的平民。目睹了日軍的殘暴之後,在河的對岸用日文大罵日軍,被租界裡的群眾聽見之後,誤以為他是日本間die,把他吊死了。電影快結束的時候有一幕群眾視角,有個鏡頭吊著一個人,這個人正是阮經天。

刪減阮經天的角色對整部電影其實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如果保留的話,能夠增加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群像角色,也能反映戰爭之下種種人性極端的問題。在當前敏感的輿論環境下,刪掉有可能引發爭議的角色是最保險的做法。除了阮經天,其他主要角色都沒有做太大幅度的刪減,有也只是一兩處。比如李晨飾演的山東兵,原版里有他綁上手榴彈也要往下跳,但是被戰友阻止的戲。

公映版里我們只看到了他綁上了手榴彈,並沒有後續。除了刪減的內容,《八佰》還有很多細節容易被我們忽略。以下所提到的細節是我一刷之後記住的,不排除還有我看漏或者錯過的細節。知道的小夥伴歡迎在評論下方留言告訴我一聲。

1. 龍標

網上有人提到去年原版《八佰》的龍標是2019 88號。

我們可以看到公映版的龍標是2019 800號。從這個特供號就能看出,上面對《八佰》這部電影是持肯定態度的。不然也不會專門給它一個定製號碼。

2. 唐藝昕的敬禮手勢

唐藝昕飾演歷史上真實存在的楊惠敏。

1937年,盧溝橋事變,中日之間開戰,楊惠敏加入上海童子軍戰地服務團。因此她在片中敬的軍禮是童子軍三指禮。伸直的三指象徵著童子軍的三條諾言:對國家盡忠、對社會盡責、對自己要求健全。

3. 為什麼要送旗

關於楊惠敏送旗的動機和經過,一直眾說紛紜。目前有兩種主流說法:

一種說法說這是楊惠敏的自發個人行為。她看到周圍不是掛著英國國旗就是日本國旗,唯獨沒有中國國旗。於是夜渡蘇州河,把國旗交到謝晉元的手中。林青霞主演的《八百壯士》就採用了這個說法。

另一種說法是謝晉元給八十八師部打電話,請求送一面國旗鼓舞士兵士氣。師部把這一任務交給上海市商會,商會又把任務具體落實到上海童子軍戰地服務團。最後團里派出楊惠敏來執行送旗的任務。

4. 關於動物的隱喻

曾經看到過一句話:凡是有動物出現,動物都要具有象徵意義或者功能性,否則就別出現。管虎就是擅長用動物做隱喻的導演。《鬥牛》裡的牛,《老炮兒》裡的鴕鳥,都有著豐富的解讀空間。《八佰》開場的第一幕就出現了老鼠,緊接著就是歐豪他們的逃兵。

逃兵就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逃走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抵抗了日軍的第一波進攻後,四行倉庫外面出現了烏鴉。自然界中的烏鴉是吃腐肉的,它的嗅覺很靈敏。所以它能第一時間發現屍體,這可以進一步渲染四行倉庫像個地獄的氣氛。再仔細看四行倉庫的外表,就像一座墳墓。

謝晉元也說了,「四行倉庫就是我們最後的陣地,就是我們的墳墓。」與之相對的,河的另一邊的租界裡,賭場老闆蓉姐卻把孔雀當寵物。孔雀有前程似錦的象徵,這對開賭場的人來說可以討個好兆頭。

對於佛教徒和印度教徒來說孔雀是神聖的,它們是神話中「鳳皇」的化身,象徵著陰陽結合以及和諧的女性容貌。再看劉曉慶飾演的蓉姐,中性打扮,剛柔並存,前期高貴典雅,後期主動拿出自家的嗎啡支援八百壯士。

最重要的動物象徵自然是那匹白馬了。白馬象徵純潔和美好,也反襯出戰爭的殘酷。更是小湖北幻想中趙雲騎著的那匹白馬。

前期因為國軍節節敗退,租界唱戲唱的是《走麥城》。因為此時的八百壯士和三國時期關羽的處境一樣,以少敵多,毫無突圍的可能。所有人都不看好這場戰力相差懸殊的戰鬥,但當抵抗軍拼死守護了一天、二天、三天後,租界裡的人們心態發生了轉變。由徹底失望開始擁抱希望。《走麥城》不唱了,改唱《長坂坡》。

在三國時期,趙雲在長坂坡里上演了「單騎救主」的戲。作為常勝將軍的趙雲,僅用一人一騎,竟然在萬軍之中七進七出,如入無人之境。小湖北幻想端午就是趙雲,身騎白馬,面對曹操百萬大軍,一人孤身衝下長坂坡。他希望這場戰役可以出現奇蹟。導演還是安排了一個相對「美好」的結局。最後白馬從戰壕里走出來,寓意著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

王千源、姜武、張譯的角色身上也有各自的動物屬性。

王千源飾演的羊拐,屬性是狼。老兵油子,從西北到上海,一路跟隨著不同的部隊,早已練就了狼一般的兇狠和冷漠。唯一能讓他牽掛的只有身在家鄉的老母親。

姜武飾演的老鐵,屬性是狗,這裡的狗隱喻著「苟」。他原本是東北軍一員,淪陷之後一路苟活,靠虛張聲勢掩蓋自私懦弱。王千源說他是「瓜慫」。直到目睹歐豪的死亡,才慢慢開始覺悟蛻變。

張譯飾演的老算盤,屬性是貓。浙江保安團的一個文職,審時度勢,趨利避害,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無論如何他也要活下去。他的身上最能體現普通人的求生本能。進倉庫後依附王千源和姜武,被歐豪發現他要逃走後讓歐豪放他走。他計算了一輩子,最後發現四行倉庫這段經歷是他最難計算的一盤棋。如果電影願意分配多一點戲份給張譯,或許會更好。

END

《八佰》這部國產戰爭電影,從演員到服化道、鏡頭語言、攝影用光,音樂都十分優質。但離完美還有不少差距。或許是管虎太想面面俱到,結果可能會有兼顧不到的地方。但仍然是一部值得一看的抗戰電影。無論是原版,還是公映版,它要表達的主題思想一直沒變:牢記歷史,勿忘國恥,愛我中華!

分享這篇文章

《死神》作者久保帶人新作短篇連載,這是女裝一戶和白哉的幸福生活嗎?

上一篇

大陸網劇《摩天大樓》劇評推薦:不僅僅是懸疑劇,還涉及女性職場及社會問題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