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台灣首部喪屍電影《哭悲》影評推薦,年度最恐怖的喪屍片,一夜下架

江湖流傳這麼一個「傳說」。台灣在2021年出了一部喪屍電影,名叫《哭悲》,號稱是「華語恐怖電影的里程碑」。它四處參展,似乎想PK韓國喪屍電影《釜山行》,把自己營銷得神乎其神。

「十大禁片榜單必入。此片10分鐘的驚嚇恐怖程度,相當於其他恐怖片100分鐘。」

「這部電影顛覆性地挑戰人類觀影的底線,如果你擔心留下終身的心理陰影,建議不要觀看。」

好傢夥,如此評價,這直接吹到了天上去。直教人四處求資源,只為一睹真容。

就在最近,台灣首部喪屍電影《哭悲》終於登上了在線流媒體平台,資源隨之放出。嗷嗷待哺的影迷苦盡甘來,迎來久違的甘露。嘗鮮後,它迎來一種結果,那就是:跌落人造神壇。

「看時尖叫雞,看後真垃圾。可怕的表演,對性、暴力、混亂失控的表面文章。」

「導演釋放內心的邪惡,誤導你對世界的認知,這是不管黑白兩道都無法接受的電影。」

更滑稽的是,這部號稱年度恐怖的喪屍電影因夾帶私貨,一夜之間就已下架。然而,網友對它的討伐和罵聲依舊不止。

台灣首部喪屍電影《哭悲》

台灣首部喪屍電影《哭悲》海報

投機之作

說「國產恐怖片裡程碑」或者「史上最駭人國產恐怖片」的基本都是無腦營銷號。因為電影除了劇組演員,它的製片和導演,都不是中國人。製片黃立成,美籍華裔嘻哈歌手,人稱「嘻哈教主、麻吉大哥」。他主攻商界,投資虛擬幣、電子競技、網絡直播、區塊鏈借貸……後憑藉美女直播的噱頭,成立所謂亞洲最大直播平台「17直播」,被譽為「直播界霸主」。隨後,黃立成有創建影視公司「麻吉砥加」,逐夢電影圈。

導演賈宥廷(左)黃立成(中)恰逢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期,好萊塢關門停工。他便聯繫加拿大導演賈宥廷,趁著疫情熱度,拍一部投機電影,圈一波票房。至於如何拍,他只提了一個要求——不管拍啥,一定要有疫情的相關內容。

在加拿大出生並長大的導演賈宥廷

由於製作經費有限,導演思來想去,決定拍一部低成本cult片。疫情、病毒、殭屍,大老闆的要求都可以滿足。於是,《哭悲》就出爐了。

爭議

《哭悲》這部喪屍影片拍攝僅28天,一經上映,就引起巨大爭議。部分觀眾用「喪心病狂」和「反人類」來形容影片,有些人甚至因「生理不適」而中途離場。該恐怖片還參加了某馬獎,無奈初選就落選。隨後,網飛也拒絕購買影片版權。某馬和網飛都沒有透露明確原因,可能是因為血腥暴力,也可能是因為這部喪屍片本身質量不咋地。但從此,「因尺度過大」、「過於血腥暴力」被某馬、網飛拒收,就成了電影營銷的噱頭。

觀眾現場反應

這一恐怖喪屍電影的爭議首先來自「尺度」。作為cult片,《哭悲》血漿十足,可謂無腦噴射。特效劇組的主要工作就是化妝,製作屍體、器官、血漿……劇組也稱這是他們做過「最重口」的恐怖電影。

幕後

然而,對cult片熟悉的朋友驗貨後也不足為奇,但沒見識過cult血漿片的小白門被嚇傻了。Cult本來就應小眾,並不適合大眾和普通觀眾。片方這麼營銷,和當年《地球最後的夜晚》的爭議手法有的一拼——昧著良心忽悠,厚著臉皮數錢。

但這部喪屍片最大的爭議不是感官上的刺激。而是讓人精神不適。尤其片中的一段性侵戲,男演員(王自強)在採訪中透露,他主動請求導演不要排練,直接來!「希望在一個沒有準備,沒有任何排練的情況下,我想直接進入角色。也讓Molly(獨眼女孩)直接感受到在這個時候,商人(地鐵大叔)對她做的,即將發生的事情。」「因為,她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這場戲對女演員造成巨大影響。導演喊「卡」之後,她很久都無法從戲裡走出。隨後,男演員王自強向女演員道歉。字裡行間,卻流露著一種自豪和驕傲。但這到底是「為藝術犧牲」,還是以「藝術」之名,踐踏人性?

還有片中地鐵砍人段落,其實是改編自駭人聽聞的「5·21台北地鐵殺人案」。2014年5月21日,21歲的大學生鄭捷在台北江子翠地鐵車廂內進行「無差別砍人」,最終導致4人死亡,21人受傷。2016年5月10日被執行死刑。片中喪屍在地鐵突然砍人,許多細節都和5·21案件「驚人的相似」。這場戲也立刻引發巨大爭議,因為它還不避諱的揭開了許多人內心的傷疤。讓受害者,經歷者和記憶者再次經歷那段可怕痛苦的回憶。

為噁心而噁心

《哭悲》共有兩條故事線(有故事線,但毫無故事):

  • 第一條,男友殺出血路,尋找不知去向的女友;
  • 第二條,女友積極自救,爭取與男友匯合。

但是,導演沒有去豐富這兩條故事線的邏輯,反而為了製造賣點與話題,無視故情節,深陷極端化場面無法自拔。從宣發開始,片方就一直吹噓自己的服化道。15人的特化團隊高負荷工作,耗時3個月製造6個仿真人頭道具,內臟和假肢更是多到塞滿2大行李箱。

通稿還寫道:「每一位感染者上戲前的妝容需要2個多小時,全程配戴全罩式隱形眼鏡、將眼球包覆成深黑色。為了讓攻擊者擁有些微差異性,特效團隊還設計了超過30多種感染狀態與血漿的布局設計。」

血洗地鐵這場戲。大量的人工血漿跟白送似的,到處噴灑。尤其是當感染者刺破受害者的頸動脈,濺滿整個車廂。好傢夥。不知道還以發現了一個儲量規模超過10億噸的大油田。

在這部喪屍電影裡,奪命方式也是花樣百出。把鑰匙當匕首,跳在身上啃臉啃脖子、雨傘爆眼珠,手扣雙眼…要多噁心有噁心。就這樣,導演還不盡興。他本想設計一場戲,讓病毒感染者衝進手術室,在一個開顱的病人頭上拉粑粑。考慮到這個設計很無厘頭、充滿挑釁意味,就沒去拍。

此外,電影處處擺出一副不尊重女性的姿態。「這輩子我還沒玩過PPP呢。」「我不會停下,直到把你草飼。」感染者獸慾大發,言語充滿挑釁,視女人為玩物。

就算是cult片,許多台詞也極為「沒品」,連A片都不會這麼說。那些需要打碼的台詞就不舉例,單看這一個玩笑:獨眼女孩撞到一個大哥,大哥怒吼「你瞎子啊!」,定睛一看,「真的是瞎子啊」……好笑麼?好拙劣。再加上性侵、多人運動等尺度內容,讓這一恐怖電影變得毫無底線。

眼高手低

拿洗潔精擦去表面的血漿,《哭悲》的內在敘事讓人哭笑不得。角色個個淪為工具人。他們上場廝殺一陣,領完盒飯就著急謝幕。尤其是,藍葦華飾演的病毒專家,就是一個敗筆。長達半個鐘頭的獨角戲,不知道他究竟有啥用。除了表現出點變態瘋魔,一心給女主當墊腳石。麻煩導演讓他回到《俗女養成記》片場吧,你這裡真不適合他。

對白設計,弱智蒼白。地鐵里被人襲擊,不四處躲藏,傻傻坐在那裡。還痴呆地靈魂發問:「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樣子?」這…明顯是不想活命,白送人頭?真抱歉,其他人沒工夫回答,自己去翻《十萬個為什麼》吧。

「我想拍攝一部影片,內核是孤單。世界上有很多人無法與人溝通,無論是友情還是性,他們對人生整體產生沮喪,對社會體系產生絕望,而有一天,病毒令這一切情緒得以釋放,讓內心的憤怒和不滿,讓人性惡以某種形式被激發出來,讓他們覺得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和目標所在。」

導演試圖讓病毒勾起人性里的惡。只可惜,他為惡而惡,只想著如何去血腥,反而把諷刺人性、影射疫情等最重要的部分丟失了。

創作靈感之一,漫畫《血十字》

先前,看到有人夸它是「華語恐怖電影的里程碑」。這牛吹得太猛。平心而論,它無非就是複製歐美cult片的老套路,用血漿包裹內核的空白,把台詞轉換聲道改成中文,並沒有所謂的革新與創造。整體質量上也很不成熟,明顯看出是一部生澀拙劣的長片處女作。更何況,它還暗地裡夾帶政治私貨,讓電影變得不純潔。

上《哭悲》下《索多瑪120天》(世界十大禁片之一)

這種人造的神話,終究會垮。看過的觀眾,有人都表示「浪費生命,污染眼睛,精神垃圾」。觀眾不傻,眼睛不瞎,這種毫無限制、衝破底線的恐怖電影/喪屍電影,下架的結局亦早已註定。

分享這篇文章

四月新番推薦《戀愛要在征服世界後》,英雄主角愛上死對頭然後瞞著隊友偷偷戀愛?

上一篇

2022最新美劇推薦《風騷女子》:爛番茄好評97%,海報都得打碼,HBO把喜劇玩飛了!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