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疫情蔓延時,最懂如何諷刺現實世界的《黑鏡》,選擇放棄諷刺

因為肺炎疫情,全世界影壇迎接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長假。當然,對那些還沒把劇本寫完的編劇來說,這應該是一個讓他們加緊趕工的絕佳時刻。特別對那些我們隨時都在敲碗的神劇來說,神編劇們應該早一點規划下一季最新的內容。

英劇《黑鏡》 當然是一個我們希望每季都有一百集的科幻神劇,而我們知道《黑鏡》第六季尚未確定製作,這代表,現在乖乖待在家的主創查理布魯克 應該趁現在寫完整季的新劇本。很可惜的,布魯克任性地表示,他不想寫…這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不繼續撰寫《黑鏡》第六季?

英國科幻影集《黑鏡》遵循英劇的傳統,每季集數都很少,即便全球觀眾熱烈敲碗,以及多金的網飛 接手資助本劇,每季的集數,也才從3 集緩慢地增加到最多6 集。每集《黑鏡》之間的劇情、角色、與時代背景並沒有明顯的關聯,但相同地都以殘酷的黑色幽默(或是少掉幽默),來諷刺現今過度依賴科技的真實社會。

但這並不是將某個現代科技加上某個古往今來道德困境的說教劇,相反地,《黑鏡》的劇情架構,都是某個我們耳熟能詳的類型電影套路:例如像是妻子疑心不倫的丈夫、丈夫遲疑於不忠的誘惑、還有渴望佔有的瘋狂愛欲等等。但當我們以為這是一套《藍色蜘蛛網》時,《黑鏡》馬上超脫李組長眉頭一皺的平庸境界,進入《陰陽魔界》 的顛覆狂想。

《黑鏡》目前5 季以來,持續著這種對現實社會的顛覆批判,但這卻是主創查理布魯克現在暫時拋開《黑鏡》的原因:

「在這個(疫情嚴重)的時刻,我不確定觀眾是否還能承受《黑鏡》這種描述社會分崩離析的劇情,所以我丟開了這些(《黑鏡》劇本),我想要重新溫習一下我的喜劇編劇能力,所以現在我只寫一些能讓自己笑得開心的劇本。」

英劇《黑鏡》在2018 年推出了《黑鏡:潘達斯奈基》

也許你會說他是杞人憂天,也許你會批評他是在迴避一個編劇該負起的社會責任。也許吧,但事實是,查理布魯克這位可以說是現今電視圈最會洞察時代脈動的編劇,讓《黑鏡》自2011 年以來,變成了我們世界的預言書。儘管我們現在還沒有擁有《黑鏡》里那些迷人的尖端科技,但是很不幸地,這個世界一步步在實現《黑鏡》里的劇情。按照布魯克的話來說:不要驚訝於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應該驚訝於,我們為什麼會讓這件事發生?

這意味著,肺炎疫情甚至是一種可預期的天災人禍,也就是說,不管新型冠狀病毒是人為或是自然演化的結果,會發生這樣蔓延全世界的嚴重疫情,其實在人類歷史上是有跡可循的必然結果。對查理布魯克而言,他已經在數季《黑鏡》內容里,將遠端傳訊技術、虛擬實境技術、與網路社群生態種種現代科技產物,描寫成一種毒癮、一種天災或一種高傳染力的病毒——可以看看第五季第一集《Striking Vipers》里的主角是如何快速沉迷於線上格鬥遊戲。自然,新型冠狀病毒似乎早就在《黑鏡》里出現過無數次了。布魯克未必會想要再次描述,這個他已經想像過無數次的人類浩劫。

更重要的是,編劇的社會責任並不是無止境的冷眼批評社會病灶。當我們在談論《黑鏡》時,這種話似乎有點諷刺——《黑鏡》無止盡地批判你沉迷滑手機這件事。但是換個角度,《黑鏡》的批判背後並不是一片荒蕪,它更多時候帶來的是披著悲傷的憐憫,儘管這並不能讓觀眾看完後得到救贖——事實上現實世界也沒有任何救贖。但至少證明,《黑鏡》並不是以獵奇的角度,在剝削這些科技成癮或濫用的題材。因此,這種憐憫也同樣反應在布魯克拒絕在此時推出新季《黑鏡》的理由上:這世界已經充滿了許多悲傷,現在不需要再警告人們應該悲傷了。

查理布魯克的一瞥系列?

好吧,里有殯,不巷歌。我們不要再敲碗《黑鏡》了,但是布魯克閑著也是閑著,那麼除了寫他所謂「讓自己笑出來」的喜劇劇本外,他還在忙些什麼呢?

事實上布魯克在編劇之前,他是一位記者與觀察家,在製作《黑鏡》以前,他製作了一系列的評論節目,最早是2006 年的《查理布魯克的影視一瞥》 、再來有《查理布魯克的時事一瞥》、《查理布魯克的遊戲一瞥》、還有《查理布魯克的每周一瞥》。從電影、時事新聞到遊戲,有夠多元,證明了布魯克如何能將《黑鏡》搞得如此五光十色什麼都有。

《查理布魯克的遊戲一瞥》:布魯克也是遊戲玩家

但2011 年他開始製作《黑鏡》後,為了製作更多的集數、與每集更長的節目內容、還要與跨國人員合作拍攝等等工作,讓這些原本的《一瞥》評論系列,就只能偶爾以特別節目方式出現。不過現在既然《黑鏡》停擺了,布魯克答應了BBC ,將回頭製作全新的《一瞥》節目,內容呢?當然非常應景:《查理布魯克的防疫一瞥》。

英劇《黑鏡》讓布魯克拿了許多大獎

以戲劇形式針砭時事,諷刺是一種常見的風格,不過布魯克的《一瞥》雖然不是戲劇形式,但他的尖嘴利牙仍然讓觀眾聞得到刻薄的酸味——不過好笑多了,至少不像《黑鏡》那樣讓人哭笑不得。你不妨可以看看《查理布魯克的影視一瞥》做個參考,享受一下英國才子的憤世嫉俗。

藝術反應現實,現實影響藝術,這之間的界限經常模糊,但當現實超越了虛構創作的想像——簡單說,「現實比電影還要更像電影」時,也許創作者更應該思考如何透過藝術創作,撫慰那些已經無法承受更多現實的心靈。

分享這篇文章

史蒂芬·史匹柏16大經典影片,豆瓣平均8.4分,傳奇導演名不虛傳!

上一篇

三月新番《動物新世代/BNA》:獸人的世界需要正義!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