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日本動畫推薦《龍的牙醫》:反抗命運?亦或接受?

———————————- 《龍的牙醫》點評上篇 ———————————-

前言

很難想像一部短短九十分鐘的番劇里能夠包含眾多不同的主題,但是《龍的牙醫》就做到了。

戰爭,龍,愛情,友誼,生死。單單拍出一種主題會顯得過於單薄,但是如果要強行把這些元素捻成一團效果只會適得其反。但是在龍牙獨特的世界觀之中,這些元素則體現出了相當優秀的相適性。幾番主題環環相扣,使劇情豐滿而又不顯突兀。

只是單單從數據上來說,這部番的熱度遠遠不及某些月度霸權番,但隱藏在這部神奇番劇下的staff卻證明了龍牙從來都不是一部普通的冷門番。之後的內容也會出現適當的介紹。

劇中的大多數內容都十分輕鬆,沒有刻骨銘心的刀,但也能觸動人心,沒有甜到髮指的糖,但卻有生活的閑適平靜,是一部值得靜下心來好好欣賞的番劇。

由於篇幅過長,且為了保持各位觀眾老爺的閱讀體驗,《龍的牙醫》將被分成上下兩篇來進行。其中內含劇透,想先好好看番的同學慎入。

劇情簡介

本番採取了一個完全架空的世界,世界中龍與人類簽訂了契約幫助人們作戰。龍的力量來源於自己的牙齒,所以龍會挑選合格的人作為自己的牙醫。女主野野子就是通過了龍的測驗而成為了一名合格的牙醫。男主貝爾則是死亡之後被龍重新復活的敵方士兵。整部番劇分為了兩部分,天狗蟲篇以及殺戮蟲篇,合計九十多分鐘的故事,相比起一般十二集的番劇要短得多,節奏緊湊,特效精緻。

劇情分析

  • 生與死

「龍是用牙齒來哭泣的」。這句話在劇中出現的次數十分頻繁,是每個牙醫的必修課。但仔細想一想,龍如何用牙齒來哭泣?擁有強大力量的龍又為何要哭泣呢?這樣看似一句漏洞百出的話卻恰好解釋了龍牙之中發生的一切。

當野野子第一次帶領貝爾開始除牙菌的時候,她把那些從天而降的牙菌叫做荒魂。荒魂,字面意思上就是說因無處安放而四處流落荒野的靈魂。

龍既然掌管了人死後的事宜,我們便可理解為在龍牙之中的牙菌是由死去之人的靈魂幻化而成的。那麼在龍的牙齒中真正在哭泣的是那些即將奔赴黃泉的靈魂罷了。

野野子帶著貝爾在摸牙石蟲的時候,野野子說她每次摸到的時候都會很想笑,她覺得這裡面有高興的聲音。但貝爾的感受卻不一樣,他流淚了。

作為一個經歷過戰爭並且已經涼過一次的少年士兵,他知道哭泣的聲音,他能理解死去之人的情緒,他可以明白在龍牙之中的悲傷與思念。看完這些片段之後差不多可以理解,「龍是用牙齒來哭泣的」這句話更準確的意義是「龍的牙齒之中充滿了哭泣的聲音」。

生和死從表面上來是兩個相反的概念,但他們的意義卻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互補。生意味著開始了一個向死靠近的過程,死則會重新開始新一輪的輪迴。不過生死即使是如此的相近,生與死卻差著一番無法逾越的鴻溝。很多動漫之中生死兩隔的劇情可以分分鐘戳爆人的淚點。四月之中,熏走後,有馬公生的春天不會再有她。遊戲人生0之中,迎來嶄新的世界之後,里克和休比卻再也沒法與其他人類種享受他們倆親手創造的這個世界。

但在《龍的牙醫》之中,生死雖然是一個極其顯然的話題,但整部劇中卻沒有任何直擊觀眾淚點的片段,這原因就在於這部劇的背景處於戰爭時期。隨著死亡人數的上升,觀眾會對此感到麻木,就如牙醫一般,能夠坦然的面對將死之人。

牙醫悟堂與己方軍官對峙

但貝爾卻不一樣,意志並不堅定,心智尚未成熟的他並不能坦然的面對死亡。當修三先生去世的時候,牙醫們開始喝酒慶祝他工作結束,因為他們明白這是修三的命運,但貝爾無法接受,他認為修三先生的本意絕對不會想去死,慶祝一個人的逝世明顯是不合常理的。雖說貝爾的情緒在牙醫中可以說是格格不入,但是這樣有血有肉的細節確實在劇中映射出了生死這種嚴肅話題之外的溫情。

我們不知道也沒有機會知道龍牙之內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也不會知道生命走到盡頭之後,靈魂會漂泊在荒野無依無靠,還是會通過龍牙直奔黃泉看到彼岸。生與死終究只是一線之隔,牙醫知道自己的死期,卻也還是每日踏踏實實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工作。只是或許有一天,當我們放下心中的寄託,我們都會走過龍牙,對著外界釋放出自己無盡的思念。

野野子 VS. 龍牙

美術與畫風

《龍的牙醫》的美術風格和作畫可以說是具有業界一流的水準。從片尾staff中這長長一共63人的原畫中,就足以看出這部動畫對於作畫是多麼的認真 。

的確如此,動畫在很多地方都體現出了符合這63個原畫師水準的精良:從一開始對於龍、龍的牙醫以及牙醫們的工作的刻畫,到美好風景襯托出日常生活的溫馨,再到戰鬥部分引入主線劇情,就連一開始和主線毫不相干的海戰場景都細節滿滿。

細節豐富的開頭海戰場景,推測為二戰英國戰列艦

美術風格方面,這部日本動畫也不同於近年來主流的商業流畫風。類似吉卜力工作室的風格,《龍的牙醫》的畫面以淺色調,不高的對比度,以及適當的霧化營造出一種清新唯美的畫風。大部分畫面雖然沒有使用絢麗的色彩和擬真的光影,但是相對柔和的畫面反而營造出一種仙境的氛圍,更加襯托出龍口中的美麗風景和牙醫們雖然工作累但溫馨的日常生活。

開頭偏藍色唯美的畫風

另一個,《龍的牙醫》美術的優秀之處在於,畫面色調隨著劇情的推進而變化。動畫的開頭,宏大的海戰場景以深色為主,來體現出金屬和機械的質感,凸顯出嚴肅緊張的劇情。海戰結束後開始進入牙醫的主線劇情,畫面主色轉為淺藍色,利用單一的色彩與唯美的畫面與前面的海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男主被抓之後畫面風格恢復正常

除了標誌著主線劇情的切入,這段色調的轉變也標誌的男女主——野野子和貝爾——的相遇。

「在龍下方死去,從龍牙中復生的我,在龍身上死去,回歸龍牙。在這奇妙的循環中,我究竟起了什麼作用呢」——貝爾

貝爾被龍復活的原因眾說紛紜,但毋庸置疑的一點是,貝爾的出現改變了野野子和龍的命運。從貝爾被牙醫收留的一刻起,色調便由原來的淡藍色轉為中性偏暖。貝爾的加入,不僅在牙醫們之中增添了新的血液,帶來了與以往不一樣的心態和想法,也促成了他和野野子的相遇。

角色与背景的刻畫

貝爾,一個被手下違令殺死的軍二代少年,被從龍牙中召喚而來,開始了第二段生命;

野野子,一個成為牙醫不久的少女,對牙醫這份工作充滿了熱愛和期盼。

兩者的相遇,不確定是命中注定還是偶然,為貝爾死前的悲慘命運提供了救贖。正如男主說的「你(野野子)的身影,不知為何,與之(午後陽光下瀟灑的馬)重疊了」,野野子作為帶領初為牙醫的貝爾的長輩,對他的新生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她的活潑開朗,元氣可愛,對待工作時的熱情認真,還有不時流露出的溫柔體貼,以及牙醫們無欲無求、輕鬆度日的生活態度,無時不在影響感化著重生後的貝爾,使他獲得了幸福美滿的日常生活。

輕鬆愉快的日常生活

劇情進入高潮階段,畫面主色調轉為大片的暗紅,著重描寫了戰場的壓抑氛圍。與前面海戰不一樣的是,這種令人產生強烈壓迫感的暗紅,渲染了面對未知生物和壓倒性力量時,人類的弱小、無能為力,和事態的嚴重性。

鋪天蓋地的暴走蛀牙菌

這種凄慘的戰場描寫除了把劇情推向高潮外,還引入了本片的反戰思想。隨著龍的介入,原本人類之間勢均力敵的戰鬥瞬間變成了一邊倒的形式:龍的身下無法使用熱兵器,自帶力場盾(AT立場lol),還有能瞬間過穿二戰皇家海軍280mm至380mm主炮塔裝甲從船底打出並造成彈藥庫殉爆的恐怖穿深。

一發入魂

如果說這些還是可控針對性打擊,那後面蛀牙菌暴走就屬於大規模屠殺了。大片平原上的有殺意士兵全都被蛀牙菌削去了頭顱,只留下沒有殺意的士兵躲在戰壕里瑟瑟發抖。

瘋狂屠殺的士兵的蛀牙菌和屠殺之後瑟瑟發抖的失去了殺意的軍人

在野野子預見自己的死期的時候,敵軍士兵表示野野子所在的勢力全都該死,而當野野子反問士兵是不是壞人的時候,士兵卻說「這就是戰爭」。

戰爭是更加激烈且殘酷的政治鬥爭,一切進展都是基於人命搭建出來的。被隨意使用的士兵就像棋子,被剝奪了生命的權力,也力求與剝奪他人的生命。受到的訓練和政治的立場被迫他們接受這一切。生命的渺小和無所謂是戰爭無可避免的一大特性。

 

———————————- 《龍的牙醫》點評下篇 ———————————-

命運

死亡和重生的話題向來都具有著獨有的魅力,當重生在世上時,自己是否還是原來的那個自己呢,自己的命運是否已經改變了呢?在那個清晨復活的小男孩沒有時間去思考這些,他需要嘗試著去融入自己原來無法想像的生活。

最後的他又一次毅然交出自己的生命,他走得很快,甚至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當那個女孩大聲呼喚他的時候只有屏幕前的我們知道他去了哪。

不知道為什麼他又一次回到了世上,只盼他再歷世間覺得人間值得。

之所以能把命運作為龍牙的主題之一,原因就在於番劇中就命運這一個話題存在了獨有的層次感。觀眾能夠很清楚的發現不同角色對於這主題的不同態度.

牙醫們知道自己的死期,但他們並沒有變的惶恐不安,反而是坦然接受自己的死期,一心一意為了龍而服務。對自己命運的置之不顧,雖然在很多人看來是極為消極的態度,但不願承認的是,牙醫的一生就是生活中很多人一生的縮影,哀嘆著命運的不公,卻又無力去改變。

因為十二年前的天狗蟲事件喪失了自己的愛人,也許從那個時候起,柴民小姐已經發現了作為一個牙醫的無力。她把天狗蟲與龍牙一起種植在自己口中,隱忍十二年迎來了一次爆發。從十二年前起她就再也不會乖乖聽從命運的指引。

反派們自始至終都在反抗自己的命運, 為了終結龍贏得戰爭,以布蘭科為首的反派角色不惜一切代價想要獲得龍牙攀至龍身以至於毀滅龍。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是什麼,他們沒法像牙醫一樣知道自己的死期,但他們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動來塑造自己的命運。

通過這些對比,觀眾能夠更好的去對每一個角色進行揣摩,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獨特的魅力。上訴所說的三種角色也正如大千世界一般,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身份。當我們在觀看的時候,總能發現與自己有著相同性格的角色,從而產生強大的代入感。

男主擁有著在之中最為曲折的命運,承著自己軍二代的身份進入了軍團,不管他自己的意願是否真如這般,這確實看上去是理所當然的出現在他的命運之中,但是可憐的男孩不曾想到的是,儘管自己身居高位,卻被布蘭科以下犯上,殘忍的殺害,只是因為自己懦弱到不敢開槍。

這次的死亡並不是終點,貝爾重新復活在了龍牙之中。但自己無法理解牙醫的生活,這也是理所當然,一個死去之人知道生命的可貴,不能明白為何明知死期卻無法掙扎的宿命。貝爾看上去就如被命運捉弄了一般,就算被龍復活,最後也是難逃死路一條。

貝爾在這之中有任何的改變嗎?沒有。他依舊是那麼的懦弱,到最後去找布蘭科的時候,他依舊沒法開出手中的槍,但也因為不具有殺意而被蛀牙菌忽略。但是在內心之中貝爾依舊獲得了一次成長,因為他遇見了野野子。

一個對自己命運感到失望的普通士兵,感受過戰爭的殘酷,感受過下屬的背叛,但在這一個普通女孩身上,他發現了溫暖。儘管無法理解牙醫的人生,但在那短暫的生活當中,他感覺到了快樂。也開始懂得了命運的不可抗性。他理解了現在自己所擁有的生活並不是應得的,並不是一個已死之人所能奢求的。所以在最後他拒絕了野野子,獨自一人走向了布蘭科,因為他知道,這是他必須一個人面對的東西。

「血液進入肺部,無法呼吸,我死了」。

這不是男主第二次感受窒息,小時候策馬駕過池塘,在水最深的地方被摔下馬背,但是那匹馬卻不管不顧的繼續往前走。

「不知為何,你的身姿與那匹馬重合了」。

男主口中的「你」,非常明顯,說的就是女主。女主如同馬一般,帶領男主走向牙醫這個新的世界,但最後兩人卻沒辦法一起跨過那個池塘。馬沒有停下來等他,但這並不是馬的錯,只是因為在這個之後,他們的命運無法再次交集罷了,貝爾自己已經做出了選擇。野野子優美的身姿,就如同沉浸在午後陽光之中的馬一樣,把貝爾深深的打動。

「一想起你,與血液不同的某些東西就會充滿我的胸口」。

少年在心中默默萌生的愛意在殘酷的命運面前是如此的美好,儘管兩人再也沒法相遇,但那份存在心底的喜歡依舊能夠超越命運與生死。

我們永遠沒法知道為什麼貝爾被龍帶回了這個世界,但是我們能夠知道的是,貝爾覺得這樣子,值得。

音樂及音效

《龍的牙醫》staff表裡一大亮點就是擔任了本作音樂監督的庵野秀明。

音樂部分staff表

庵野秀明參與過製作的作品大家想必沒看過也聽說過,比如經典的《新世紀福音戰士 EVA》。尤其是EVA的新版劇場版,宏大的交響樂配以細節豐富的音效,突出了巨型機甲與滅世生物之間的戰鬥。痞子的能力在《龍的牙醫》中再次得到體現:得利於庵野秀明的參與,本部番的音樂和音效,尤其是音效和畫面劇情的配合,除了染上了濃濃的EVA風格,在各種程度上都和EVA有著相似之處外,也使得這部番的在音樂和音效的表達上遠超很多同類型動畫。

庵野秀明的風格在戰鬥場面體現的較多。開場的海戰是痞子的風格最為明顯之處之一。龐大的機械之間的戰鬥想必也是痞子的拿手部分。戰列艦轉向時發出的金屬變形和摩擦聲、炮彈彈幕爆炸時產生的衝擊波、裝甲被擊穿時金屬之間的碰撞聲,無不凸顯出厚實的打擊感和強烈的衝擊力。

炮塔轉動時發出了齒輪碰撞的聲音

海戰結束進入牙醫的主線後,雖然沒有再次描繪大規模的軍事衝突,牙醫和蛀牙菌之間的戰鬥也刻畫得淋漓盡致。

牙醫們面臨的戰鬥大致分為兩篇:天狗蟲篇和殺戮蟲篇。每篇因為規模和場景的不同採用了不同的配樂手法。天狗蟲篇,因為大部分打鬥屬於近距離冷兵器格鬥,快節奏的鼓點配合上下起伏的急促笛聲,表現出事態的急轉直下;後面,鼓點更加富有力量,並且時不時改為急促不和諧的旋律,同時加入了低音號和小號,讓與天狗蟲的戰鬥更加激烈;複雜而又變化的旋律體現出天狗蟲的靈活和機動,還有牙醫們對付天狗蟲時的困難。

殺戮蟲篇,相較於前面的快節奏戰鬥,這次的Boss戰場面更加宏大,事態也更難以掌握。

不同於之前的戰鬥還有獲勝的可能性,殺戮牙菌就相當於地圖炮一樣的存在,伴隨之出現的是略帶傷感和絕望的配樂。墜落的龍,絞肉機一般的一戰式溝壕戰,鋪天蓋地的紅色殺戮蟲屠殺著地上的人們,戰鬥的規模和敵人的實力都和之前不在一個數量級。

龍的墜落

配樂採用了節奏偏緩的低音銅管樂器作主體,配上悲傷的女聲,渲染出戰場上絕望的氛圍,殺戮蟲的可怖和人們面對它時的無能。

最後男主貝爾和主要反派之一的布蘭科的戰鬥,以及男主高潮部分的獨白也頗有亮點。頗有痞子的風格,高潮部分並沒有過於繁雜的音效和配樂,取而代之的是循序漸進的音樂和男主煽情的個人獨白。槍響過後,短暫的安靜漸入了略帶悲傷的小提琴的聲音。慢動作畫面中,野野子和眾人一齊對抗牙菌,拿著龍牙頂著洪流前進的身姿格外耀眼。不斷有樂器和旋律加入的音樂隨著劇情的推進,表達著男主更加強烈的情感。

隨著蛀牙菌的根部被切斷,有節奏的進行曲轉變成了以小號為主並配上鋼琴伴奏的大調。同時,貝爾傾訴了對野野子的情感,接連著小號和鋼琴力度的漸強和旋律的改變,呼應貝爾的告白的同時,也表示著殺戮蟲事件向高潮的快速發展。突然,音樂又切回小提琴的進行曲,不過節奏有所放緩。伴隨著大部分蛀牙菌的石化和分解,還有加入的大號,告示著這一恢弘事件的結束。庵野秀明利用這種組合方式,把最終的戰鬥渲染得恢弘而又不失感情的細膩。

雖然庵野秀明監督的音樂對戰鬥部分的作用極其明顯,由Rinku和DAOKO演唱的OP 《ぼくらが旅に出る理由》(我們出行的理由)和插入曲 《かくれんぼ》(捉迷藏)也是畫龍點睛之筆,把劇情的氛圍和深度推上了一個新高度。雖然《龍的牙醫》戰鬥部分製作得很精彩,但是主題劇情還是講述男女主的邂逅。在女主帶領初為牙醫的男主體驗牙醫的工作和日常時,插入曲的前奏伴隨著圍繞日常的蒙太奇引入,隨之是DAOKO甜美清純的嗓音。

《龍的牙醫》的配音,在錄音的時候拉近麥克風和聲源的距離,表現出了更多的聲音細節和聲優的聲線特徵,並體現除了一種細膩,溫暖的風格,在日常的片段就顯得格外治癒。

《龍的牙醫》海報

《龍的牙醫》海報

漫評總結

《龍的牙醫》這部日本動畫不管是在美術,音樂方面展現出了超凡的水平,在劇情以及設定上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至今為什麼還是一部極其冷門的作品也是不得而知了。

但可以確定的是,《龍的牙醫》的確無愧於佳作之名,節奏的把控,劇情深度的滲透都讓觀者感到舒心,時長九十分鐘也不會給觀眾帶來大的觀賞壓力,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人物,劇情都已經刻畫的極其豐滿和完整,所以必須要推薦給大家了。

分享這篇文章

高達創形者第二季,劇情硬核大戲精彩,爺的青春又回來了

上一篇

再次解讀宮崎駿《千與千尋》背後的魅力與意義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