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

推理動漫:4月新番《啄木鳥偵探社》雖不刺激,卻勝在真實

五月不能浪,六月獨傷悲。

2020年每天在家睜眼《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閉眼《乙女》,偶爾換個口味,平衡一下心情也是可以的。

今天要跟大家推薦的是一部4月新番,——

《啄木鳥偵探社》

也译作:啄木鳥探偵處

很明顯看標題就知道這是一部推理動漫,改編自2008年創元社出版的同名推理漫畫,作者伊井圭。要說這個動漫的風格在四月可謂是劍走偏鋒,不是異世界乙女也沒有獵奇元素,B站9.6的評分,連個前十都沒混上。

不過還是那句老話,動漫的排名是娛樂的佐料,最根本要忠於自己和動漫本身。最開始吸引我的便是cv陣容,淺沼晉太郎和考哥(櫻井孝宏)的組合,想必大家靠耳朵聽就是穩重那味兒。

至於這部推理動漫《啄木鳥偵探社》的故事本身,也很有味道。

《啄木鳥偵探社》的故事發生在明治末期,以歌人石川啄木(淺沼晉太郎配)和金田一京助(考哥)等人為歷史原型。這兩人在東京開了一家啄木鳥偵探社,從此便參與到各種離奇又悲傷的懸案里。

比如第一個懸案「魔窟之女」,就賺足了眼球。首先看名字就夠瘮人,更不要說開胃菜就是刀入喉嚨血濺橫流,一般電視劇不方便放的,動漫一樣都不少。

主角石川啄木,一個貧窮的歌人(詩人),他最大的愛好就是色和酒。每天頻繁出入華之屋(明治末期的妓院)以致於有錢花天酒地,沒錢繳納房租。終於,忍無可忍的房東叫他滾蛋。

不過,石川啄木捲鋪蓋走人的狼狽相卻剛好被好友金田一京助撞見。京助掉頭就回屋把自己視為珍寶的古董藏書收拾收拾換了錢,拿去給石川啄木交房租。

真是親人啊……

石川盯著空蕩蕭索的書架,兩眼淚汪汪地發誓自己就算是死了,也會保護京助。

而京助對於石川啄木的友情持續滿分,他試圖勸石川啄木從良。雖然未果,但是京助也看開了。石川任性調皮,那就自己罩著,石川沒錢了,那就自己掏腰包。

誰讓這就是友誼呢?兩個人的社會主義真友情開始急劇升溫,眼看著一個美好的畫面躍然紙上。怎料,一個反轉猝不及防——京助殺人了,還是石川啄木親口指證。

這突然撲面的懸疑氣味,讓人下意識來一句:真実はいつもひとつ!

故事發生在一個普通的午後。金田一京助是個行為古板的怪人,每日不是捧著一本書就是捧著報紙看一天。這時石川啄木走進京助房間,他預謀已久地嘲笑京助估計到死都不會知道人生為何物。

一招激將法顯然有效,立刻讓京助男子氣十足。

「走就走,不要磨蹭」

正所謂及時行樂須盡歡,石川啄木口中的人生自然是——華之屋了。

隨著一句「阿瀧,接客了……」,京助就上了石川的賊船。

和美女第一次見面的京助一如既往的木訥,就草草四個字:初次見面。美女阿瀧也只好一頓咳嗽伴著嬌羞,掩飾兩個人的尷尬。隨後兩個人也是話不多說直奔主題。

另一邊的石川啄木捉急好友人生大事,就趴在隔壁牆偷聽。卻不料,一番虎狼之辭後雙方起了爭執……緊接著下一幕,就切換到一名妓女路過,發現阿瀧死在了褥塌上。

待到警察來取證的時候,石川乾脆利落的說兇手是京助,這是他親眼所見。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推理番這樣沒頭沒腦,案件又毫無新意,人物還極盡雙標是怎麼回事?

可你看下去才發現,這正是《啄木鳥》的新奇之處。不在撲朔迷離的破案過程,而是那種峰迴路轉的物哀美學,正如日本小說家芥川龍之介(同樣也是故事裡主角的好友)的那句話:

「有時藉助謊言才能訴說真實,有時也只有藉助玩笑才能訴說真實」

在京助被警官帶走後,一幫與石川和京助要好的文人們坐在一起討論案件,討論會的主人正是這位芥川龍之介。

在討論會上,每個人都給出了一套有一定邏輯的推理。這乍一看像是《文豪野犬》的座談會,而一人一個附贈場景的群像推理(YY)又有點《匣中失樂》的趣味。但更有趣的是,前面那位分明能說出真理的主人卻在這群人中裝深沉,最後只給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真相藏在竹林中」

這裡提一句,《竹林中》是芥川龍之介的知名小說。故事講的是同一件事被多人描述後,呈現出多種不同的真相,後來這故事被拍成了電影《羅生門》。

而這句「真相藏在竹林中」的意思,說白了就是他接連聽了幾套推理後被繞暈了,自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這一本正經的搞笑氣氛亂入,讓大家繃緊的神經剛剛得到了舒緩。然而下一刻,悲哀的情緒又接上了,文豪們天馬行空的瞎掰邏輯在最後,居然真的拼出了一個真相:阿瀧,是自殺。

石川啄木是唯一清楚真相的人。原來不久前,在北海道時,阿瀧就遇到了外出辦公的京助,於是芳心暗許。但老天就總喜歡和人類惡作劇,阿瀧患上了惡疾,看她之前陣陣咳嗽,想必是肺病了。

眼看沒多久日子活了,她不顧家中的阻止,決定賣身換錢來到東京華之屋。她開始期待著有一天能夠再次遇到京助,想著被心愛的人擁抱一次便此生無憾,所以她便找到石川啄木幫忙。

好不容易京助被騙來,這時候木頭人卻不敢碰阿瀧,這才導致兩人不歡而散。

可怎麼看京助都不像是無情之人。後來一問才發現,原來他在走前也曾為羸弱的阿瀧披上過自己的外套,因此在懷抱最溫暖的瞬間阿瀧才選擇離開,只留下短短的一句話——

夢想實現了,謝謝你!

關於「魔窟之女」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到最後我們才知道,石川啄木指證好兄弟的原因是他誤以為阿瀧是遺憾而終。

彈幕中很多人表示,其實石川可以告訴京助真相。但,那只是我們的理想狀態,每個人對於友情、愛情的理解是不同的。就像後面,石川啄木在看到了阿瀧的遺言後,便不分輕重地朝京助的肩膀來了一拳。他什麼都沒說,但其實什麼都說完了。

此時無聲勝有聲。

《啄木鳥偵探社》做到了把觀眾深入場景內核,去真切的感受悲傷的情感。畢竟現實就是每個人都沒辦法否定悲哀的結局,但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真摯的情感和作者達到共情。

這樣看來,如果定義它是一部推理動漫反而很狹隘。因為它沒《異度入侵》那般硬核的推理,更不靠悲痛欲絕的誇張動作,相反它在很多時候都是用細膩的鏡頭來帶動故事的節奏。

比如第一集中京助拿來賣書的錢,以京助的視角轉換鏡頭的方式表達對石川啄木的情誼:

還有第三集里,警察來調查魔窟之女案件時,警官人物表情變換。隨著月光從暗到明,警官的表情也從嚴肅到慈祥——

再有最精彩的,便是京助和石川啄木在回憶和現實中相互穿梭:

鏡頭和人物銜接之順暢,這是藉此表達意境即心境的方式。而更值得一提的,就是石川啄木的短歌為動畫的感情基調提供了一個墊腳石,比如最經典的一幕就是京助和石川走在橋邊,石川遠望著船上的旅人,即興吟歌一首:

懷念故鄉的鄉音啊/混進車站的人群/為的是那久違的鄉音。

如此看來石川啄木這個人,恐怕只能用悲哀這個詞形容了。

就像他的短歌是這麼形容自己的——

說是悲哀也可以說吧/事物的味道/我嘗得太早。

不以高高在上的詩人自居,而是平凡如他一般的肉體凡胎。

這樣仔細想來,你、我誰又不是呢!

然而更悲哀的是,天才如他卻在26歲便英年早逝。作者更是做到刀刀扎心,在故事開篇就用中年京助的回憶獨白來告訴我們,石川啄木在故事裡已經死了十年了,後續的內容都是回憶。

這裡請大家自行拔刀。

不過,也有人做了這樣一首短歌來形容石川啄木——

你那精瘦的身子/全是反派精神的凝結。

為何說是「反派」?

主要因他的種種作為在大人眼中都是叛逆。他在上學期間又是早戀、又是作弊,被發現找個借口就退學了。在動畫里,他也是整日不求上進,沉迷花天酒地,還總是惹上各種麻煩事,這生活也真是夠多災多難的。

但,所謂的反派精神也有另一重意思,生活複雜,你得豁達。正如京助對於石川啄木的評價:

「想吃的時候就開懷大吃,想懷念的時候就盡情懷念,有感悟的時候就放聲吟歌。

這就是石川啄木啊」。

4月新番《啄木鳥偵探社》,這部推理動漫看似沒什麼百轉千回的刺激感,但卻有情到深處的驚喜感。比如在ED中,你甚至會發現,製作組竟然找來了石川啄木、金田一京助等文豪的後人們來參與協作。

這一切,都說明製作組用心地去為我們儘可能還原當時的那些人,還原他們的音容笑貌,還原他們的愛恨痴狂,這些人雖不完美,卻很真實。也许《啄木鳥偵探社》想要讲述的就是这种看似离奇,却又平淡真实的故事吧。

分享這篇文章

吸血鬼動漫推薦:再過10年《吸血鬼獵人D》依然是吸血鬼動畫的經典

上一篇

3月新番《動物新世代/BNA》為何高開低走?理性分析它的魅力與不足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