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2020網路大電影《春潮》影評: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真的無解嗎?

說起國內最會演戲的女演員,有一個人總是被忽視——郝蕾。

她飾演的楊宇凌、靜妃、十三姨、余虹,無一不讓人驚艷。

近幾年,郝蕾客串的電影不少,主演的電影幾乎沒有。在《浮城謎事》上映8年後,郝蕾終於在2020年一部網路大電影中當了回主角——

《春潮》

這部電影先後在上海國際電影節和FIRST青年電影展上亮相,

不論是演員陣容,還是題材內容,它都備受矚目。

演員陣容上,郝蕾+金燕玲,雙「金馬女配」同框。

題材內容上,原生家庭+女性主義,容易引發討論和共鳴。

上線3天後,《春潮》的評分穩定在了7.2分。

有人認為它是難得的勇氣之作,有人認為它是蒼白的空洞表達。

不論如何,單是沖著郝蕾,它也值得一看。

01

《春潮》的海報上是三個面色凝重的女性。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電影中她們的「戲」關於親情。

更確切地說,關於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

片中的三個女性,都是典型的「兩面派」。

紀明嵐,對外人熱情大方,對家人刻薄惡毒。

她退休後致力於為社區做貢獻。

或者帶著大爺大媽們為合唱比賽做準備,

或者幫忙調解社區居民之間的情感糾紛,

或者包餃子代表社區獻愛心。

紀明嵐感恩黨,感恩國家,感恩社會,唯獨怨恨家人。

對死去的前夫,她恨到逢人就訴苦。

她恨他是裸露狂,恨他多次耍流氓讓自己跟著丟人現眼。

對女兒郭建波,她怨到天天羞辱。

她認為女兒的記者職業是「吃裡扒外」。

「拿著國家的工資,吃著國家的糧,還要批評揭露,有這樣子的嗎?」

「我們做人要是連這一點感恩的心都沒有,真是連畜生都不如。」

她怨女兒吃自己的喝自己的還沒好臉色。

「我還沒見過像你這麼不要臉的人呢。」

就連對外孫女,她也是喜怒無常。

郭建波,在外是揭露真相的記者,在家是沉默隱忍的女兒。

採訪性侵學生的老師時,她上去就是一巴掌。

此時,郭建波的憤怒是外放的。

但在家裡,她卻敢怒不敢言,只能無聲反抗。

紀明嵐訓斥她在家抽煙,她轉手把煙摁在餃子皮上。

紀明嵐帶社區大爺大媽在家排練,她就放水讓排練不得不終止。

女兒把姨姥送的玉給她,她轉頭就把玉埋在了家門前的花盆裡。

等紀明嵐羞辱完她離開後,她用手掌握住了床頭的仙人掌。

郭建波有一個女兒,但除了她沒人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郭建波一直在不同男人間輾轉,用不幸來懲罰自己,報復母親。

她把「相親對象」帶回了家,又當著母親的面嚇跑了他。

郭婉婷,郭建波的女兒,紀明嵐的外孫女。

在家人小鬼大,在小夥伴面前才做回孩子。

在姥姥和母親「戰爭」的夾縫裡,郭婉婷過早地懂事了(其實是更敏感了)。

多少次,她都充當著姥姥和媽媽之間的潤滑劑。

這個家裡,男性是缺席的。

不論是紀明嵐的黃昏戀人周叔,還是郭建波的男朋友,

他們無從懂得,也無法填補對方內心的深淵。

這個家的扭曲和病態,恰恰和男性有關。

他就是紀明嵐的前夫,郭建波的父親。

02

這個男人的形象,

在紀明嵐心中和在郭建波心中截然不同。

作為丈夫,他的流氓行為給紀明嵐帶來的只有屈辱。

他在戲院裸露身體,嚇跑了紀明嵐的女學生。

他在菜市場摸女人的屁股,還被別人老公打了一頓。

他甚至把小姐帶回家,因為給的錢少,被小姐報警說強姦。

特殊時期,在國和家面前,紀明嵐選擇了國。

為了跟他離婚,

紀明嵐寫了很多舉報信揭發他,半夜叫醒女兒去哭訴去控告。

但曾經,

紀明嵐正是為了改變命運,才選擇嫁給了這個有城市戶口的男人。

作為父親,這個男人用溫柔仁慈給郭建波帶去了溫暖。

郭建波第一次來月經,

母親冷冷地說「怎麼來這個了」,父親卻教她疊衛生紙,用熱水給她泡腳。

郭建波人生的第一次鼓勵和祝福,都來自父親而非母親。

沒想到,這唯一的溫暖,這唯一的家,被母親親手毀掉了。

郭建波說,

「你每一次咒罵他,我都在心裡憎恨你一次。」

「你摧毀的不是一個家庭,而是母親在我心裡的形象。」

看到這兒,你可能會問,

難道這個家庭的悲劇全都怪那個荒謬的時代嗎?

當然不是。

海報上,有一句宣傳文案,

你和母親的關係,決定你和世界的關係。

片中每個人的「扭曲」多多少少和自己的母親有關,並多多少少影響到了下一代。

紀明嵐的母親是一個「吸血鬼式」的母親,

她不關心女兒婚後過的是否快樂,只是一味地催女兒往家寄錢。

紀明嵐是一個有強烈控制欲和佔有慾的母親,

她控制著家裡的氣氛,佔有著一切,不給任何人喘息的餘地。

郭建波是一個想愛卻失去愛的能力的母親,

她盡量溫柔盡量陪伴,盡量不把家變成戰場,卻還是無法保護女兒不受傷害。

小小年紀就八面玲瓏的郭婉婷,羨慕他人有幸福家庭的郭婉婷,

長大後會成為什麼樣的大人呢?

片中的女性,不論是紀明嵐還是郭建波,

她們怨恨母親,用盡半生逃離母親,

但最後還是變成了一個不合格的母親。

悲劇就這樣輪迴著,像宿命一樣。

只有當紀明嵐陷入漫長的昏迷,這悲劇才按下了暫停鍵。

03

在刻畫母女關係的沉痾難愈上,

《春潮》無疑是大膽的,毫不留情正中要害。

在外人眼裡,

紀明嵐熱情大方,包容未婚先孕的女兒,寵愛沒有父親的外孫女。

只有和紀明嵐最親的人知道,

她時常惡毒地詛咒女兒,她時常會當著外孫女的面發飆。

她剝奪了女兒做母親的權利的同時,也剝奪了外孫女享受母愛的權利。

她有可恨之處,也有可憐之處。

這種原生家庭的傷害不是「樊勝美」式的,也不是「蘇明玉」式的。

它是如此隱蔽,如此致命,如此難以訴說。

畢竟是女性導演執導,片中的多處細節真實又細膩。

紀明嵐的台詞,句句扎心,讓有同樣經歷的人深有同感。

「我不能說話?我的家我說話算數。」

「你們吃著我的喝著我的,還想我笑著服侍你們,門都沒有。」

郭建波的動作,無一言語卻把內心情緒表達得淋漓盡致。

一個手掌握仙人掌的動作,把她的隱忍痛苦展露無疑。

一個看著乘客給孩子餵奶時滿臉溫柔的表情,透露出她的羨慕和失落。

紀錄片式的拍攝手法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故事的真實感和鋒利感。

當然,《春潮》的缺陷也不少。

敘事過於零散,多處轉場突兀生硬,容易造成觀眾情緒上的割裂。

比如上一場戲還是郭建波帶著女兒在外面玩,下一場戲紀明嵐就毫無徵兆地昏迷住院。

先不說兩者之間毫無關係,紀明嵐突然昏迷的作用好像只是為了促使郭建波袒露內心。

通過讓一個控制型母親失語而使家庭戰爭平息,這樣的設置到底有些刻意。

片尾郝蕾長達7分鐘的獨白本該是情感爆發,卻因前面沒有足夠的情緒鋪墊而顯得空洞蒼白。

郝蕾的獨白里,有對父親形象的補充,有對母女戰爭由來的說明,有對女兒未來的擔憂。

這麼大的信息量,一股腦全都用獨白說出來,不僅難以引發觀眾共鳴,反而讓人覺得尷尬。

在影妹看來,這7分鐘獨白,要麼不說,要麼可以用電影語言表達。

片中的意象繁雜眾多,有些是神來之筆,有些卻畫蛇添足。

夢中的黑羊,在逼仄空間里生活的長頸鹿,

這些意象是自然的,是能夠讓人共情的。

散發的紅衣女人,粉色的和平鴿,

這些意象顯得過於刻意,讓意象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片尾,是四處漫溢流淌開來的水,現實中又有超現實的意味。

它流經各處,把準備上台朗誦正能量詩歌的郭婉婷引到了湖畔。

在這裡,她不必再看人臉色,不必再強行「歡樂」。

在這裡,她做回了孩子,感受到了久違的自由。

生生不息的水,

是溝通,是包容,是和解,是自由。

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真的無解嗎?

這無形無狀又無處不能抵達的水,

或許就是答案。

分享這篇文章

《殺不了的他和死不了的她》一部被名字耽誤的日本青春電影

上一篇

恐怖片推薦《神鬼第六感/小島驚魂》:反轉到讓我獻出膝蓋的恐怖電影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