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西班牙驚悚電影推薦:《絕命大平台/飢餓站台》上層人吃肉,下層人「吃人」

導言:這是一部風格十分奇特的科幻驚悚電影,雖然整個故事算不上特別令人滿意,但僅從主體設定上來說確實難得一見、頗為新奇。全片高度濃縮的空間場景、陰冷感十足的灰暗影調、藉助尖銳且嚴酷的監獄環境所製造出的「人吃人」的強烈衝突都顯得獨樹一幟。上層人吃肉,下層人「吃人」,這就是現實。

前段時間,一部早在2019年就已經上映的驚悚片由於疫情的緣故突然在國內火了。眾多影評工作者就像提前約好了一樣在同一天紛紛瘋狂安利,於是很多小夥伴不斷詢問小編:什麼時候講?藉此機會再次重申一遍我的原則——我從不跟隨當下的熱點。

因為我一直以為評析電影是需要靜下心來做的一件事,而不是頭腦發熱跟著社會熱點走。另一方面,好看的電影都需要通過時間的檢驗,剛一出來被捧上天、後來又被罵得狗血淋頭的例子不在少數。

今天要跟大家推薦的西班牙驚悚電影上映於2019年9月,如今大半年已經過去,它是否經過了眾多影迷的檢驗呢?

西班牙驚悚電影《絕命大平台/飢餓站台》

01 另類的西班牙電影

正式探討本片之前,小編不得不先說一說西班牙電影。近些年來,西班牙恐怖、驚悚、懸疑佳作層出不窮,憑藉種種鮮明的特點自成一派,甚至已經成為了「業界標桿」般的存在。

畫面取景精美,演員顏值高、演技好,劇情精彩且腦洞大。其魅力在於一部電影往往能夠帶給我們不同的感受,讓你惴惴不安地開始,百般猜測地觀看,一臉淚水地結束。

而《絕命大平台/飢餓站台》無疑是西班牙電影中的另類存在。一座神秘的垂直監獄,一個頂尖的廚師團隊,一大桌豐盛的美味佳肴每天從上往下供犯人們享用。

上層人鋪張浪費,下層人食不果腹,甚至只能依靠吃掉獄友苟活。每過一個月,犯人們都會被重新分配層數,從而不斷重複「上層人吃肉,下層人吃人」的惡性循環。

單從設定來看,本片就已經與西班牙電影隔絕開來。它所反映的現實問題簡直一眼可見、簡單粗暴、一路到底,沒有那麼多花里胡哨。高度濃縮的空間場景、陰冷感十足的灰暗影調、藉助尖銳且嚴酷的監獄環境所製造出來的「人吃人」的強烈衝突都顯得獨樹一幟。

高概念、高封閉、高諷刺,讓人不禁聯想到了韓國導演奉俊昊的《雪國列車》。兩部電影都利用未來世界和封閉空間探討階級差異與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

甚至最終都以開放式結局給予觀眾微弱的希望:一個以女孩作為信號傳遞給監獄管理者,一個以唯一存活下來的男孩和女孩象徵新生。

而且不管是恐怖片還是驚悚片,西班牙電影都十分注重兩個字——懸疑。

注重到什麼程度?隨便挑一部出來就是「不到最後一刻根本看不明白」系列。而本片雖然設定和概念頗為新奇、足夠抓人眼球,但也正是這樣的高概念和高設定限制了整個故事的懸疑性。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全片從始至終最大的謎團只有「監獄到底有幾層」而已。如此懸疑無異於從一開始就剝奪了觀眾對於真相的猜測樂趣,只需要靜心等待謎底揭曉即可。

因為究竟有多少層,答案有著無數種可能。可與此同時,這又使得觀眾能夠將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影片的立意上。立意比懸疑更重要,無疑與西班牙電影徹底隔絕開來。

02 廣闊的解讀空間是它最大的優勢

其實客觀來講,目前看下來本片的優秀之處並不在於故事本身。與《雪國列車》相比,它的表達流於表面,缺少對於階級差異更為深層次的思考。

與主題立意相同的《寄生蟲》相比,它的表達又過於直接、直白,缺乏強烈的戲劇衝突。之所以奪得如此之高的關注度,實際上是因為影片廣闊的解讀空間引起的話題性。

在閱讀相關影評和簡評時小編發現了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似乎每個人都只看到了自己想看到或者感同身受的方面,其他方面哪怕表達得再明顯也自動忽略、視而不見。

所以小編曾不止一次地強調:對於一部好電影只有討論,沒有爭論。因為它的立意絕不會僅僅停留在某一個淺顯的層面,作為欣賞者的我們只需要在其中尋找到自己喜歡的部分就好。讓觀眾各取所需,這才是電影的魅力所在。

在這一點上,這部西班牙驚悚電影《絕命大平台/飢餓站台》可謂是做到了極致。對於人性的拷問、對於階級差異的思考、對於資源分配不均的探討、反烏托邦……

每一種解讀都有自己的道理,導演加爾德·烏魯蒂亞就是將它們全部「打包」進電影里,好讓每個人都能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小編同樣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相比起反烏托邦之類,我看到更多的是現實。

片中有這樣一個橋段:主人公格倫在第四個月時被分配到了第六層,獄友是一名信奉基督教的黑人小哥。黑人小哥試圖打破監獄的規則,希望藉助上層人的幫助用繩子攀爬到上層。

希望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就在他即將爬上去的時候,換來的卻是上層人的排泄物打擊,險些掉下去摔死。

這個橋段簡直不要太現實好嗎。現如今網路虛擬世界的發達使得很多人對於虛幻和現實傻傻分不清楚。在網路上你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大肆宣洩自己的情緒、肆無忌憚地攻擊別人,可回歸現實以後你還是什麼也不是,卑微地像只敢在黑夜裡出沒的蟑螂。

當你想要藉助外力向上爬的時候,別人就是不肯伸出援手,甚至直接往你頭上拉屎。同理,當別人不服從你的時候,你也可能往人家頭上拉屎。正如格倫威脅下層人時說得那樣:照這位女士說的做,不然我每天都會在你們的食物上拉屎。

《絕命大平台/飢餓站台》同樣就是這麼現實!

換個角度來看,上層人吃肉,下層人「吃人」又何嘗不是現實?

想要平等?想要公平?想要打破規則?

不好意思,你得先成為制定規則的人。

03 對於空有抱負的諷刺和揶揄

雖然這部驚悚電影所講述的是一個頗為悲情的故事,但看完以後我卻忍不住笑了,發自內心地訕笑。

原因在於——根本沒有人知道這座垂直監獄到底有幾層。直到最後我們知道它共有333層,可在此過程中,不僅觀眾不知道,片中的角色也在不斷猜測。尤其是那些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可以讓監獄環境變好的人。

第一個,第三個月時格倫的獄友伊莫古里。

身為監獄工作人員的她由於身患癌症自願來到監獄,一個月後醒來發現自己被分配到了202層,隨後直接選擇自殺。

影迷們對於她自殺的原因各執己見:身患癌症、被分配到了低層、帶進來的狗死了等等等等。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如果她這麼脆弱,當初幹嘛自願進來?

所以真正的原因其實在於她一直認為監獄只有200層,每天提供的飯菜足夠所有人填飽肚子,只是這些人貪得無厭而已,因此努力地促進大家自發性團結。

可當被分配到202層、往下看依然深不見底的時候她才明白,那些飯菜不是不夠,而是遠遠不夠。她的信仰和世界觀崩塌了。

第二個則是主人公格倫。

他通過升降台升降的速度和在每一層停留的時間計算出監獄共有250層。與伊莫古里不同的是,他和黑人小哥選擇隨著升降台降落到每一層,利用暴力手段分配食物。

結果到了第250層,升降台依然在往下降落,且下面依然有很多層。事實證明他也錯了,按照他的方法分配,還是會有很多人餓死。

這裡有一個細節,每個人進入監獄前都可以選擇帶進去一樣東西,格倫選擇了一本書——《唐·吉訶德》。

這是西班牙最為經典的文學著作之一,書中的主人公唐·吉訶德幻想自己是騎士,從而做出許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最後變成了一個集矛盾於一身、既可喜又可悲的人物。這個隱喻簡直不要太明顯,自以為可以拯救全監獄的人:格倫,不正是唐·吉訶德的翻版嗎?

最後一個也是最為有趣、可笑的人,監獄裡的智者。

當格倫與黑人小哥下降到某一層的時候遇到了一位坐在輪椅上的黑人大叔,黑人小哥稱其為監獄裡的智者。他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哪怕按照你的方式分配食物、大家都吃飽了,可升降台上去管理者看到的還是一片空盤,與之前有什麼不同?

於是他建議格倫將一盤奶凍完好無損地傳遞上去作為信號。那麼問題就來了,他知道監獄一共有多少層嗎?顯然不知道。管理者看到奶凍會認為監獄裡的人自發性團結了嗎?不會。他們只會想:他們為什麼不吃?

影片中間穿插著這樣一個默劇橋段:廚師團隊的管理者在一盤奶凍上發現了一根頭髮,於是挨個尋找到底是哪個工作人員的頭髮。

很多人說這個橋段沒有意義,那導演為何要安插在裡面?或許可以這樣想,對於管理者來說,飯菜里有一根頭髮就是不吃的理由,誰管你暗示什麼又明示什麼?因為他們的社會環境就是如此,上層人不懂下層人的疾苦,下層人體會不到上層人的幸福。

由此可見,哪怕最後奶凍成功傳遞上去,也根本不會有人在意。簡直是對於空有抱負莫大的諷刺和揶揄。

這三個人是壞人嗎?不是,他們都有著遠大的抱負,都希望監獄變好、人們吃飽。只是,他們根本不知道監獄究竟有多少層,所以再遠大的抱負也是紙上談兵。更是對於自己根本不了解的群體自以為是的揣測。

其實很多表達者在表達時都會不自覺地代入自己為智者的角色,小編當然也不例外,實在慚愧。所以在侃侃而談之前,先弄清楚到底有幾層吧。

今天的驚悚電影推薦之《絕命大平台/飢餓站台》就寫到這裡,希望大家有時間的時候可以補補這部西班牙驚悚電影,應該不會令你失望。

分享這篇文章

《進擊的巨人》最終季預告!撕逼和反轉最厲害的一季

上一篇

2020大陸網劇《傳聞中的陳芊芊》劇評:憑什麼全網都在吹這部古裝甜寵劇?

下一篇

猜你喜歡

評論已關閉。

插入图片